INTERNI. The Magazine of Interiors and Contemporary Design

     

专访 | “安缦御用建筑师”的中国情结

40 年前,酒店是用来睡眠的;
今天,酒店是一种生活方式。
随着时代的变迁,酒店越来越像时尚那样,
成为一种“自我宣言”。
——让- 米歇尔·加希,
DENNISTON 事务所主持建筑师

2018年8 月底,我们受邀来到DENNISTON事务所位于马来西亚的总部,与让- 米歇尔·加希(Jean-Michel Gathy)先生展开一段专访。一直被称为“安缦御用建筑师”的他直言:“是我们先设计出这种与迪斯科相反的风格——宁静、放松、舒适,然后安缦冠名了它,称之为安缦风格。”天蝎座的加希先生精力旺盛、态度明确、行事果断,“能在5 分钟之内感知所在城市的基因”,愿意“挖掘城市的活力”。

▲ 让- 米歇尔·加希,他带领DENNISTON事务所被称为酒店设计专家。让- 米歇尔·加希被称作“安缦御用建筑师”,他们在中国完成多个酒店项目,包括富春山居度假村、颐和安缦酒店、拉萨瑞吉度假酒店、三亚太阳湾柏悦酒店以及嘉佩乐酒店等。

他认为对于消费者来说,当今酒店选择就代表向他人宣称“我是谁”,就像女性买包时的时尚思维方式。而DENNISTON 吸引的消费者,具有的共性是有文化底蕴、注重生活质量和拥有单纯的特质;挑选项目的标准则是具有挑战性、性价比高、选址有地域特色或者能成为事务所的代表作。

▲ 马尔代夫白马庄园(Cheval Blanc Randheli)坐落于诺鲁环礁之中,位于首都马累的北面,由6座小岛组成。在设计之初,Denniston的创始人Jean Michel Gathy就在脑海中勾勒了一幅梦幻般的海边度假画面。2017年,他选择在这里举办自己的生日Party 。

“世界这么丰富,你总要喜欢点什么。”加希先生在采访中提到许多他所喜欢的,如阿玛尼和三宅一生的服饰、佳能相机、保时捷汽车,但他最热爱的还是文化与艺术。他的工作室墙上挂着巨幅清代画作和非洲当代艺术作品,他的手机里存着近百张从西藏带回家的工艺品系列收藏的照片,从玉器琉璃到古典音乐他也如数家珍,加希先生喜欢“这样的生活”,也创造着这样的生活。这一次,我们主要谈论了他在中国设计的酒店项目,一起分享他的“中国情结”。

▲ 在让- 米歇尔·加希的办公室里,摆放着许多家人合影;在他的书架上,则有许多研究中国文化和设计的书籍。

Q = INTERNI 设计时代
A = Jean-Michel Gathy

Q:你自7 岁开始为度假旅行制定计划,之后几乎周游世界。那么你第一次来中国的情形如何,更喜欢哪些地方呢?

A:我1981 年9 月第一次到中国,待了4 个多月。那时候街上的汽车还很少,多是自行车。事实上,我到过中国上百次,工作室设置在香港长达11 年,而且我的妻子也算是半个中国人,所以我对中国的各个地方都非常了解。虽然一年中有200 多天我都在旅行中,但25 岁至今(62 岁)我都生活在亚洲。

言及喜欢的地方,我喜欢任何有强烈辨识性的地方。我喜欢丽江,但那过于偏重旅游;我喜欢北京,因为历史感厚重;我喜欢西安,因为有兵马俑;我喜欢西藏,因为气氛独特;我喜欢桂林,因为山水甲天下……我去过许多地方。第一次到中国的旅途中,我最喜欢无锡。因为无锡太正宗了!苏州与之相像,但是苏州现在是座大城市了。中国有千面,这是最好的。我喜欢有丰富层次的、识别性强的、融入生活的、相对完整的艺术文化。

Q:你擅长营造东方氛围,请以北京颐和安缦酒店(2008 年)设计为例,阐述一下如何将经典历史元素融入当代设计,应用皇室园林元素?

A:由于颐和园环境的特殊性,这座酒店的设计是在中方的严格控制下进行的。这不是一件坏事。他们坚持某些对历史元素的致敬以突出文化特征,但是实际上这并没有过多限制设计工作。创意仍然为酒店带来了许多当代的细节,毕竟当代生活所需的设备与空间都需要与旧有建筑相结合,因此在这里就有了暗示现代性的可能。

▲ 颐和安缦酒店距离颐和园东宫门仅数步之遥,具有颐和园宫廷风格,散发古代奢华魅力,流露皇室度假风韵。

这座酒店整体是古典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古典且简约”(Classicyet Simple),千万不能过度设计。在“转译”皇室园林这方面,过度设计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现代性主要体现在没有过多限制的地下部分,尤其是由地下停车场改建的水疗区。但是现代设计在这里确实体现不多,只是在一些画龙点睛的细节——就像一位淑女的打扮,她不需要处处彰显自己的个性,只需在耳环或者鞋履配饰上有一些独特之处足矣。

▲ 酒店借鉴明清建筑风格,采用明代风格家具、抛光黄金粘土瓦、外露榫卯天花、几何风格木雕屏风以及竹帘等作为室内装饰。

Q:关于富春山居度假村(2004 年)的设计,你是否注意到中国南方民宅和自然风光的与众不同?看起来,宋代画作也对其设计产生了影响。

A:当然,你说得很对,我们参考了13 世纪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我们挖掘“在地性”和“城市基因”的秘诀,就是观察当地的民居。这种观察与借鉴不是像迪士尼乐园那样完全仿造,而是由此获得微妙的灵感。为什么选择乡村的民居呢?因为乡村民居建设预算有限,这使其一切都具有合理性——材料是当地所有的,结构与形态符合当地自然环境与文化风俗。观察他们的生活方式与建造过程,是了解当地场域背景的捷径,快速准确。因此,这座酒店弯曲屋顶的连续天际线、素净的色彩与独特的细节,都完全致敬民居、顺应环境。酒店成功这么多年,是因为我们的设计让它成为经典——尊重传统,保持简约。

▲ 杭州富春江畔的富春山居度假村,酒店灵感源自画家黄公望13 世纪山水画卷,荟萃了江南民间建筑艺术及现代建筑技术。

事实上,说到民居,我们在上海做了两座秘密酒店,大约五年前就完成了,但至今未曾开业。在那里,我们采用超过2 万块当地人的居所建材设计了酒店的客房院落——这些材料来自甲方之前在安徽乡村收购来的40 座民居建筑。这次“重建”可谓惊艳!有些客房由院落空间改造而成,甚至有300 平方米那么大,一共有100间。而这些精美的梁柱雕刻来自19世纪,不实地体验的话难以领略其中的美丽。

▲ 富春山居度假村鸟瞰,四周环境壮丽怡人。

由此你可以看到,我非常相信当地民居建筑的魅力和力量。同样地,富春山居项目位于杭州富阳,我尊重这一村落的建筑传统,显然为了满足酒店的要求,我们也引入了当代设计元素,如不同于传统小窗的视野良好的全尺寸落地窗。所以你看到了设计成为现在这样的酒店、别墅、富春阁和度假村:纯净、典型、有趣。

▲ 富春山居度假村的酒店设有110 间客房、套房及别墅,提供的消闲活动包括国际级18 洞高尔夫球场、世界级水疗中心,以及瑜伽和太极活动场地。

Q:西藏拉萨的瑞吉酒店(2010 年)设计,参考了寺庙建筑的哪些方面?

A:为海拔4000 米左右的高原设计酒店,有许多需要格外考虑的因素,尤其是当业主对容积率有很高的要求时(165 间客房以及餐厨服务空间)。酒店设计,就是在特定的语境中完成业主的商业目标,这是优先级最高的要求。所以就这个项目来说,空间有限但功能繁杂,我不能像设计一般奢侈酒店那样的随心所欲。

▲ 拉萨瑞吉度假酒店位于海拔3600 多米的拉萨,远眺布达拉宫,尽览喜马拉雅山及拉萨河谷壮丽景色。它为全球位置最高的酒店之一,酒店灵感源自1419年兴建的色拉寺。

▲ 拉萨瑞吉度假酒店深色页岩宝塔式屋顶衬托着独特的柱形建筑,与华丽拱形内饰互相辉映。其黄金能量泳池釉面以黄金制成。

我的出发点锚定在西藏所代表的文化价值和意义。这时候,“寺庙”就浮出水面了——无论是从欧洲远道而来的游客还是中国其他地方的人,他们都是为寺庙而来到拉萨或喜马拉雅的。所以,我们将其建筑看作是这一场域的基础,而在酒店选址附近5 公里就有一座1419 年兴建的色拉寺。寺庙是什么呢?除了朝拜之外,还用以提供住宿、阅览、医疗等功能,是复杂的社会机构。其住宿空间小窗紧密排列,这种“压缩布局”的方法为我所借鉴。这座庙为我带来三点启发:第一,它是一座当地的建筑;第二,它是核心景观元素,也是多数人来西藏的原因;第三,其空间构成、建筑材料、文化艺术品都颇具特色。所以我们以此为参考,设计出一个“当代版”喇嘛庙式的酒店。容积率、平面布局、房间高度、屋顶形式和建造材料都几乎相同。

▲ 拉萨瑞吉度假酒店揉合奢华传统西藏建筑风格与现代生活需求,中央设有一个大型水池,四周设置150 余间客房、多个餐饮场所、大型水疗中心及冥想花园。

Q:刚刚开业的三亚嘉佩乐酒店(2018年)在设计上有什么特别之处?

A:嘉佩乐酒店完美地诠释了“水”在酒店设计中的作用。通常来说,水是酒店夜晚的核心景观。白天的时候,你可以看到酒店周围的风景,但是夜晚漆黑一片。而环境在水的映衬下也变得更加轻盈、丰富、完整,这种作用与镜子相似。水给人以宁静的感觉(夜晚的倒影,微妙的流水声),与此同时又是生动的(例如水瀑、喷泉等)。此外,水所代表的意义也很好——比如在中国,流水代表财富。当然,客户对我们设计的水景观反馈也相当不错。

在三亚嘉佩乐,入口就是盛大的水景,令人耳目一新、印象深刻。整个“流水”概念,从入口处边长38 米的无边水池开始,水流经过许多阶梯状排布的景观节点,层层下跌最终汇入汪洋大海。我称之为“始于月亮,终于海洋”。因为入口处的庭院上空被屋顶围合成一个正圆形,像是一轮满月。相应地,按照中国文化“天圆地方”的传统,地面上的水池基本为正方形,清澈的活水顺着不规则的地砖边缘汩汩涌出,人们可以在通过玻璃栈桥的时候直接看到脚下水的流动。水流涌向四面八方,流经餐厅、花园、泳池等,归入大海。此外呢,水疗区也有充满趣味的细节,因为我了解中国人不喜欢日光浴,所以我为水疗区设计了遮阳屋顶,由无数红色立柱支撑,非常有东方情调。而海边的黑暗餐厅则拥有五个巨大的水族箱,红色的水母翩跹起舞异常美丽。如我的其他酒店设计一样,这座酒店从景观到建筑、从室内到陈设全部由我们完成,CAD图纸超过5000 张。

▲ 三亚嘉佩乐酒店于2018 年11 月1 日开幕,酒店大堂入口处的巨大圆形镂空屋顶与水景独一无二。此外酒店提供6 种独特餐饮选择与创意独特的养生理疗,摩洛哥蒸汽浴则将中东传统疗法和现代设施相结合。

Q:你是否相信风水并在设计中加以利用?

A:我知道中国的风水。这么说吧,每种文化都有自己的信仰。但是无论你是哪国人,你都不会喜欢睡在柱子下面,或者有尖锐的角对着你的眼睛,而喜欢流动的水,因为那意味着自由……在中国,人们称这些为“风水”,但实际上世界各地的人民相信的东西都差不多。欧洲人称之为“Geomantic Omen”,就是相信能量(Energy)。

我的妻子也相信风水,曾经有一位台湾的风水先生来到我家,“指导”陈设和人的空间布局。因此,可以说我是相信风水。当然,各地所相信的东西也有许多不同——比如欧洲不喜欢数字13,中国人不喜欢数字4,但印第安人觉得4 很好——这是我需要学习的。通常在项目上,风水大师是在设计完毕之后提出意见,然后我们依照意见进行修改。我们凭什么不尊重风水呢?这是甲方的意愿。就好比你找我设计你的家,即使你没有孩子却提出需要四间卧室,我又凭什么告诉你你家不需要四间卧室呢?也许你有兄弟姐妹来常住,也许你有很多朋友……设计师对甲方的要求指手画脚是荒谬的,毕竟也许设计师并不了解事情的全部。

▲ 三亚嘉佩乐酒店内景。

Q:为什么如此坚持手绘设计方案?

A:有两个主要原因吧,第一是我确实不熟悉计算机。我是从手绘时期过来的设计师,我也从未学习过计算机。但是后来我发现,这其实是我的力量源泉。现在人人都用计算机设计,但是计算机自己是不能设计的,它只能处理人给的指令。它自己不能研究,也没有感情。有相当多的年轻建筑师的作品非常冷漠,也许与此有关。另一方面,“手绘是心灵的最佳转译”。手绘设计令人感同身受,虽然可能看起来乱七八糟,但是实际上手绘设计图是有温度的,也很美,甚至性感迷人。就像创作雕塑,心手一致,作品才拥有“灵魂”。

▲ 让- 米歇尔·加希最新项目的手绘草图。

本文来自《INTERNI设计时代》2018年11月刊 INSIDE.


采访、文字 / 木叶
图片 / DENNISTON
编辑 / 李诗雯
美编 / 九夏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