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I. The Magazine of Interiors and Contemporary Design

     

专访手冢由比 | 如何设计“世界上最好的幼儿园”

富士幼儿园被称作
“世界上最好的幼儿园”,
手冢贵晴以此为主题的2013 年
TED 演讲也打动了许多人。
如今,他们在看得到富士山的地方,
又为小朋友设计了一座可以
“轱辘轱辘”转个不停的幼儿园。

手冢贵晴与手冢由比夫妇建立的这座研究所,是以幸福为主要出发点的设计团体。哈佛大学设计学院院长穆赫辛·穆斯塔法维(Mohsen Mostafavi)称其“与日本其他设计师一样擅长运用减法,但与伊东丰雄、妹岛和世等主流风格相比,又独树一帜”。因为他们朴实无华的开放建筑,能够将人们从过度物质化、网络化的生活中拉出来,回归自然和简单——“与其说是为一栋建筑塑形,不如说是为人不断变化的行为搭建平台”。这样的研究所设计出来的幼儿园自然也有许多看似平凡的独特之处。

首先不能忽略的就是甜甜圈般的富士幼儿园(而这竟然是他们设计的第一座幼儿园),该建筑又源自“屋顶之家”——两者都允许大家在屋顶愉快地运动、社交。环形的平面布局则是因为手冢家的两个孩子特别喜欢绕着圈子跑,“似乎有某种本能驱使他们这样做,就像小狗追着自己的尾巴不停打转。”

▲ 富士幼儿园的环形平面布局为孩子提供了天然的玩耍场所。

2011 年前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经济发展合作组织在世界范围内评选50 年来最好的学校建筑,富士幼儿园拔得头筹。这座貌不惊人的幼儿园满足了孩子“攀爬玩耍”的天性,实际上使用了先进的模拟技术探测树根位置、为纤细的立柱设定振动谐波等,并添加了许多针对儿童的细部设计,如树木半空的防护网、可观察降雨的排水口等,这在其最新完成的Muku 幼儿园中得以延续和发展。Muku 幼儿园在11月荣获了2018年世界建筑节(World Architecture Festival)学校类别奖项。

▲ 夜晚,一个个发光“泡泡”则带来温馨感与安全感。

建筑中这些与视觉效果、形式风格几乎没有关系的设计源自建筑师对日常生活的观察,以及建筑师的社会责任感。比如,不使用LED 灯,而为传统白炽灯配多组灯绳,能够培养孩子的节能意识与习惯;没有边界的开放空间,既可以对空间进行多功能利用,又能在噪声之中培养孩子的专注力;两米左右的超低层高使得孩子踮脚或者跳起来就能碰到天花,进而获得一种愉悦和自信;独立的水龙头不靠墙,导致多个孩子使用时一定要进行沟通社交……

▲ 长长的木材结合玻璃材质的出檐,为孩子们提供遮阳、避雨的室外活动空间。无间隔的室内空间为功能性带来更多可能。

手冢夫妇做的不是关于视觉效果的实体设计”而关注人在建筑中的活动与反应。当然,除此之外,在结构方面,手冢研究所也就日本传统建筑的细木技术进行了研究,进而与结构工程师合作开发了一套新的结构算法以支撑自己的设计——这种科学与传统技术的联姻,手冢夫妇称之为“怀旧的未来”,这显然也诚实地彰显在建筑当中。

▲ 手冢一家。手冢贵晴喜欢穿蓝色T 恤,手冢由比则喜欢红色(包括手表、手机壳都是红色的),他们的一对儿女也分别喜欢黄色和绿色的东西。

手冢贵晴在2013 年的哈佛演讲中曾强调,“设计不需要语言的解释”。显然,他的妻子手冢由比也持这一观点,在采访中吐露甚少,表示“一切体现都在设计中”。但在一些意想不到的地方,她的回答却又与众不同。

Q = INTERNI
A = 手冢由比

Q:这座刚刚完成的Muku 幼儿园的核心理念是什么?为什么再次使用了许多的圆形元素?

A:核心理念就是能让孩子们自由地玩耍。圆形这个元素和富士幼儿园一样,是因为自己的孩子喜欢转圈。我家有一张四米长的桌子,两个孩子小的时候就喜欢围着这张桌子轱辘轱辘地转圈……而且,这是一条无穷尽的跑道,只要你愿意可以不停地一直“向前”奔跑。另外,这种内向型的、几乎没有一个“正面朝向”的布局,一是可以围合出一个大的公共空间让孩子们多多交流,二是让多向维度的互相观察得以实现。

▲ 室内的梁木结构延伸至室外,也形成了一种格栅般的光影装饰。室外的水龙头仍然是独立的、高矮不一的,为聚集与交流提供了空间。

Q:手冢贵晴先生很喜欢蓝色(有20 多件蓝色T 恤),而你很喜欢红色(手表、手机壳都是红色的),你们的一对儿女也分别喜欢黄色和绿色的东西。但是为何这种喜好没有反映在你们的建筑与室内设计中?很多幼儿园都被设计为鲜艳的颜色,对此你是怎么看的?

A:我们希望建筑能够长久地、不被时代或情绪所抛弃地存在,那么使用色彩就显得有些危险——尤其是对于有个性的使用者来说,因此我们更偏向于自然的色彩,留下更多的自由空间给使用者。比如,在幼儿园当中,最鲜明的色彩其实来自孩子——他们的衣服、帽子、书包,建筑此时是背景的角色。就好比,如果我们用花里胡哨的盘子来盛菜,菜肴本身的美就被埋没了。并不是说一定要用难看的盘子,恰恰相反,我们希望菜本身看起来更好。

▲ 室内的照明仍然采用了最简单的白炽灯,均匀垂停在合适的高度。

Q:在你看来,设计幼儿园的关键词是什么呢?

A:自由,自主,自然。第一的指的是在空间设置上不要过多约束孩子,尤其不要以管理作为出发点;第二个则是为孩子的创造力留出余地,供他们自己发挥想象;最后是要在设计中引入阳光和风。

Q:三个月之前,你刚刚接受中国珠海一家幼儿园的设计工作。你在设计这座中国幼儿园的时候,是否有针对中国的特殊考虑?

A:之前我们做过一些田野调查。针对珠海这个地理位置,我们会在太阳光照射强度上做更多考虑。当然,更重要的是,中国幼儿园的面积非常大——在日本,许多空间都是凭借时间差做混用,上午上课的房间可能下午要用来睡午觉,这也是日本榻榻米传统——但是在中国,各种活动都有独立的空间,可谓豪华。但整体来说,即使世界各国的国情与教育方式不尽相同,我们也相信孩子的天性是相似的。

▲ Muku 幼儿园单体建筑与整体剖立面详图。

Q:你们设计的建筑多位于乡村,对于自然环境的协调,乃至可持续建筑,你有什么看法呢?

A:首先,建筑与景观没有什么主次和先后关系,万物都是平等协调运作的,因此也很难说我们用自然材料是为了让建筑完全融入环境。说到可持续的话,我认为建筑的长久使用离不开业主的喜欢。唯有业主喜欢,他才能长期、珍惜地使用和修缮它。“超越时代的设计”大概是这种跨界、隔代“喜欢”的不二法门,如何设计出这样的建筑呢?我之前去法国的时候非常喜欢勒·柯布西耶的联合住宅(Unite d′Habitation)即马赛公寓,周围的新建筑群都在模仿它。我们走在联合住宅的屋顶俯瞰街道时,发现人们在喝着咖啡,享受慵懒的时光。人们一直在建筑中幸福地生活,人们爱这座建筑并将它融入一代又一代的日常生活,我想这就是“超越时代的设计”。


设计 / 手冢建筑研究所
摄影 / Katsuhisa Kida, FOTOTECA
活动组织 / 创意双城
翻译 / 李德震
采访、编辑 / 李诗雯
美编 / 九夏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