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I. The Magazine of Interiors and Contemporary Design

     

新中央图书馆的使命:一座城市的文化延续与重振

被称为“未来图书馆”的
卡尔加里新中央图书馆
是2018年颇受期待的建筑之一,
建在加拿大卡尔加里生命之河上的它,
肩负着这座城市文化延续的重任,
萦绕在立柱与横梁间的古希腊遥想
以及六边形理性设计所产生的巨大激荡之中的,
是这座城市不甘沦暮的野心。

为了重新激发城市文化、公众学习以及卡尔加里的社区精神,加深卡尔加里自身文化形象的认知,并在世界范围内提升其文化地位,卡尔加里筹划并启动了新中央图书馆(New Central Library,简称NCL)的建设项目。这也是1988年冬季奥运会以来该市最大的一笔公共投资,标志着卡尔加里城市生活翻开了新的篇章。

▲ C号轻轨线穿越NCL,卡尔加里人将能够在一天中的任何时段穿越图书馆,从城市的一端去往另一端。

▲ 图书馆周围的街道生活与建筑内部一样,都是建筑物的一部分。

2013年,Snøhetta建筑事务所与本土设计公司DIALOG在卡尔加里公共图书馆(CPL)和卡尔加里市政土地公司(CMLC)举办的国际设计竞赛中胜出,由他们负责的NCL设计工作正式开启。历时5年,图书馆于2018年7月基本完工,并于11月1日正式向公众开放。

▲ NCL入口结构的木材采自附近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

▲ 三层玻璃幕墙由模块化的六边形图案装饰。

NCL选址在卡尔加里市中心和东村的交界处,关于这一位置的确定,卡尔加里市长纳希德·南施(NaheedNenshi)至今回忆起来还很兴奋:“之前我从未见过设计师,他(指设计师莱尔·爱德华兹,LyleEdwards,编者注)一来就拿了张巨大的地图指着说,‘图书馆就建在这里怎么样?’当时我就望向他说,‘在C号轻轨的头顶上?’”哪知这一想法却成为现实。

▲ 横梁与立柱的结构显示出宽阔的中庭空间。

▲ 木板条沿着开放式中庭的周边排列,形状类似一个尖尖的椭圆形。

C号轻轨分割了市中心和东村,建在这一战略位置的图书馆必定会成为关键性的城市连接点,甚至会影响到整座城市的未来发展。更为重要的是,穿过这一地区的Bow河和Elbow河是卡尔加里城市历史的发源地,这也昭示着NCL从一开始就蕴含着对于这座城市而言非比寻常的意义,它会成为卡尔加里的精神坐标。

▲ 较低楼层供给活跃的公共活动,较高楼层是安静的学习区域。

▲ 木质格栅保护了隐私,又有一定的可见度。

为了适应C号轻轨与河流、岔口纵横交错的复杂环境,设计团队选择将图书馆的主入口升高到轻轨线路上,并利用前门广场连接市中心与东村之间的分离地带。另外,设计师还设计了平缓的阶梯状坡道,方便公众直抵图书馆的中心。露天剧场则设置在台阶上,以便营造活跃的阅读和交流氛围。

▲ 建筑使用垂直木板条划分空间,而不是坚固的墙壁。

▲ 自然光通过木板照亮主阅览室。

图书馆的入口结构采用当地传统的奇努克(Chinook)云拱门,这是世界上超大型自由形态木壳拱门之一。在高度弯曲的西部红雪松木的包裹下,拱门向入口上方的多个方向卷曲,高度略高于道路坡度,以容纳穿越建筑的C号轻轨。穿过拱门便进入到图书馆大厅,这一巨大空间的形态仿若明眸,步入其间,视线便会不由自主被盘旋而上的高达85英尺(约合2.16米)的木结构所吸引,带给人径登霄汉、直挽青云之感。越过低矮的书架得以明览整个空间的节奏,四周的铁杉木板条、搁架和书橱排布得错落有致,放任光线在间或的横梁和柱子间游走,不禁令人联想起古希腊建筑的露天柱廊和石碑,这一致意也使得图书馆大厅如沐荣光。朴素甚至有些粗犷的混凝土结构一方面削弱了图书馆在人们潜意识里作为一座圣殿不可亵渎的感觉,另一方面则吸引人们以舒适的姿态投入探索知识的愉悦之中。

▲ 大阅览室的设计构思是藏在图书馆内的珠宝盒。

值得一提的是,建筑内的墙壁、楼梯和栏杆都选用了特殊的材料,以益助于营造“海绵中庭”的声学效果。同时,设计师没有用坚硬死板的墙壁来划分空间,而是主要依靠竖直的木板条分割不同区域,这些木板条还兼具保护隐私和平衡光线的作用,沿着木板条铺洒的阳光会给公众带去温暖的体验,这也使得NCL真正成为这座城市闲日悠悠的去处。

▲ 阶梯阅读区。

“有趣”和“严肃”是图书馆功能区的两个基调。活跃的公共活动安排在下方楼层,手工艺、绘画、早期识字等活动可以在儿童游戏室内进行。“传统概念中,在较大的公共图书馆内,孩子的活动室都被安置在地下室,”Snøhetta建筑事务所合伙人克雷格·戴克斯(Craig Dykers)表示,“而我们希望他们能够获得属于自己空间……能够为所有人群提供服务是我们的希望。”随着楼层上升,逐渐过渡到安静的学习和阅读区,顶层是大阅览室,一系列多功能房间则排列在中庭周边。

▲ 位于夹层的儿童游戏区。

多孔玻璃板和彩虹铝板共同构成了图书馆的外立面骨架,三层的玻璃面板颜色由透明到白色渐次深化,面板上还布满了仿若冰晶的六边形图案。“这是一种不寻常的图书馆设计方法……非常现代,同时又十分古老。”戴克斯说道。六边形是图书馆的主要设计元素,从建筑外立面延续到内部空间,图书馆的导视系统也同样基于六边形元素。

▲ 六边形是整座建筑的主视觉元素。

▲ 独特的六边形几何立面平衡了窗格分布。

“建筑不是孤立的……它们是特定语境和限定条件下的经验共享。”Snøhetta建筑事务所一直以来都致力为每一座建筑寻找属于它自己的独特文化语境与美学价值。NCL的景观设计与整个城市十分协调,建筑周围移植了卡尔加里本地的特色植物,门口广场上的榆树和白杨树与卡尔加里的山脉和草原景观形成连续的视觉联系,将图书馆在地理区界上纳入城市脉络。“它还取得了LEED黄金认证(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绿色建筑评级系统),它是当之无愧的可持续设计典范之作。”市长南施表示。

▲ 阅读区。

卡尔加里的经济在20世纪70年代因石油和能源产业而蓬勃发展,后因受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严重打击而进入经济滞缓期。“卡尔加里正在涅槃,图书馆的建设将会全方位地刺激这座城市,使它得到更好的发展。”戴克斯说道。

▲ 立面内部视角,采用低铁玻璃可以获得清晰的视野。

▲ 三层玻璃的设计可以减少热量损失,并获得太阳能增益。

NCL为公众提供了集功能性、灵活性和艺术性于一体的240000平方英尺(约合22300平方米)的空间,除了存储有45万册书籍外,还包括有30余个会议室,表演与咖啡厅、户外广场、儿童图书馆、青少年专用空间以及录音棚等也一应俱全。“它会成为一座地标性的建筑,不仅仅是过去的25年,也是这座城市未来25年中最为重要的文化建筑。”建筑师罗伯·艾德姆森(RobAdamson)坦言。

▲ 刚开放不久的NCL已经成为北美日流量巨大的图书馆之一。

刚开放不久的NCL已经成为世界上颇具活力和设计美感的公共图书馆之一,在NCL的带动下,这一地带所囊括的国家剧院、画廊和2017年落成的音乐中心等整个文化区域也悄然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 建筑东剖立面图。


文字 / 刘家嘉
设计 / Snøhetta,DIALOG
图片 / Snøhetta
编辑 / 柒月
美编 / 晨曦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