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I. The Magazine of Interiors and Contemporary Design

     

让 · 努维尔与芬迪的“共谋” | 把时光的皱褶嵌入犀牛大厦

在罗马市中心罗马广场的后方,
随着时间的推移,
3座无名住宅聚合并转型为
建筑综合体——犀牛大厦,
这是让·努维尔为阿尔达·芬迪实验基金会
设计的叙事性建筑,为访客、艺术品
和表演艺术提供了一处新的文化中心。

从16世纪下半叶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3座住宅建筑在靠近雅努斯拱门(Arch of Janus)的堤岸上相继建成。尽管犀牛象征着智慧、耐心和稳定,同时也是“独行侠”的代名词,但人们选择以“犀牛”命名这组建筑(犀牛大厦,Palazzo Rhinoceros,编者注),主要是出于这个词语背后所蕴含的关于古代的联想。犀牛让人不禁回忆起帝国时代的罗马——那个庞大帝国的首都在当时被称为“世界之都”——以及在那里出现过的种种奇观。

▲ 犀牛大厦建筑外观。当外立面从下方照亮的面板为城市创造出一幅迷人的记忆拼图。摄影/Roland Halbe

在苏埃托尼乌斯(Suetonius,罗马帝国时期历史学家,编者注)的记述中,古罗马皇帝奥古斯都(Augustus)曾在朱里亚神庙向罗马市民展示过犀牛这一来自远方的动物。在那个时代,这种野兽还不为古罗马人所熟知,因此那次公开展示引发人们的震惊。“朱里亚神庙的犀牛”(Rhinoceros AT Saepta)是阿尔达·芬迪实验基金会(Fondazione Alda Fendi Esperimenti)艺术总监拉斐尔·库里(Raffaele Curi)设计的装置作品,在建筑综合体完成翻修并向公众开放时,该装置作品曾点亮雅努斯拱门。拱门前驻足着一头费里尼风格的超现实主义玻璃纤维犀牛。

▲ 拉斐尔·库里在雅努斯拱门附近展示的装置。永久灯光装置由维托里奥和弗朗西斯卡·斯托拉罗设计,玻璃纤维犀牛由布景设计师里卡尔多·布赞卡(Riccardo Buzzanca)创作,照明设备由iGuzzini照明公司提供。版权/M.V.

维托里奥·斯托拉罗(Vittorio Storaro)和弗朗西斯卡·斯托拉罗(Francesca Storaro)设计了拱门内侧的照明装置,灯光从地面升起,由橙色逐渐变为黄色,如同木星灿烂的光芒。白色的外部灯光强调了该拱门作为遗迹的古代建筑形象。该装置回溯了古代由奥古斯都的犀牛所引发的惊奇与诧异景象,而“犀牛大厦”项目本身也是当代建筑改造领域的典范——与大卫·奇普菲尔德(David Chipperfield)在柏林新博物馆所采取的干预措施一样,追求终极的融合。

▲ 金属饰边的清水钢筋混凝土主楼梯,楼梯井内墙为砖砌结构,通过结构网进行加固。版权/M.V.

在该项目中,让·努维尔(Jean Nouvel)强调了城市文化遗产改造与转型的重要性,一系列古老的、未命名的建筑被视作“遗迹”或古代遗址的一部分。这一行动有计划地恢复了旧时建筑的“尊严”,消除了“建造”与“建筑”的割裂。每一栋建筑都值得被关注,城市的每一部分都应当被“倾听”,如此一来便可以在恰当的时机产生努维尔所定义的“转型”过程。

在与让·包德力亚德(Jean Baudriard,《建筑中的奇异对象》,2002年)的谈话中,努维尔讲述了他在罗马犀牛大厦落成时反复重申的理念:“建筑行为基于独立的建筑作品,它可以发生在室内、屋顶或阳台上,但这并不妨碍在沉淀的过程中创造和修饰空间。它不仅仅是一种修饰,还是一种通过不断推倒而带来的转型……通过连续的衍生,达成一种令人难以想象的重新创造,即再生。这是一种应当被鼓励的城市规划与建造方法。”这一理念始于对空间的感性倾听,强调室内是“深入探索和细致表达的首要场所”。

▲ 犀牛大厦拥有两个内院,建筑空间围绕两个内院排布。装有黑色金属板的通道穿过黑暗的内院,营造出皮拉内西创作中监狱的氛围。摄影/Roland Halbe

▲ 明亮的白色内院构成了一片天空,并被一系列小型窗口点亮,这些窗口是物理设备系统的接线箱,被视为这栋新的建筑有机体的“静脉”。版权/M.V.

在这个翻新改造项目中,努维尔以过去和现在、历史和当代的辩证关系,揭示了时间的痕迹和层次。此外,建筑师还从原材料开始,在“转型”中创造出一种“情感的、本质的建筑”。努维尔解释说:“在立面上,我们保留了一切见证时间流逝的部分,以便更好地揭示岁月的层次,并保留对一座已经停止衰败的建筑进行探索的可能性——所有时间的皱纹都被珍视和保存下来……这一原则强化了这些建筑的历史根基。”

▲ 公寓的起居空间。独立完整的钢制胶囊结构,是由德沃托设计公司(Devoto Design)设计的定制产品,其中容纳了浴室和厨房,创造出历史与当代间强有力的辩证关系。Vienna系列软垫家具由让·努维尔为Wittmann家具设计。版权/GionataXerra

酒店的25套公寓在原有建筑的内部建成,与底层的展览空间一起成为周围公共空间的自然延伸,楼梯平台和交通空间连接着不同的楼层,为艺术及其多样化的表达方式提供空间场所。所有房间都围绕着两个内院排布:第一个内院是昏暗的,通道中穿插着打过蜡的黑色金属板,让人联想起皮拉内西(Piranesi)作品中神奇而富有戏剧性气氛的监狱场景;另一个内院白色且明亮,自然光自上方引入,同时空间被一系列小窗点亮。这些小窗实际上是物理设备系统的接线箱(建筑师通常会将其隐藏起来),但由于设计概念和手法的跳脱,这些接线箱被边框内部的LED灯照亮,展现出这头强大却温和的“犀牛”的“静脉”。

▲ 装有折叠面板的卧室。这类面板可以用于遮蔽窗户,面板表面的大尺幅照片展示着房间翻新前的景象。房间中的Plywood Group DCW单人椅由查尔斯和雷·伊莫斯(Charles & Ray Eames)为Vitra家具设计。版权/M.V.

通过历史的痕迹、色彩、涂鸦以及被重新照亮的白色石膏,每套公寓都清晰地讲述着各自的故事。房间内包含独立且完整的钢制“胶囊”结构:庞大的体量囊括了厨房与浴室,并提供多种解决方案以适应各种布局。翻新项目避免任何装饰,“叙事性”价值由此得以体现:为意大利设计史增添光辉的设计元素得以保留,并结合定制物品、拉斐尔·库里在门上放置的俳句诗和努维尔创造的非凡“文学装置”,生动传达了对过去室内空间的“形象记忆”,并在城市舞台上演。

▲ 连接卧室与起居空间的走廊。定制的红色橱柜沿着墙体延伸,形成收纳单元、置物架和床。“五月日灯”(May Day lamp)由康士坦丁·葛切奇(Konstantin Grcic)为Flos设计。走廊对面是钢制面板厨房与玻璃砖墙面。版权/M.V.

每扇窗户旁边都有一块可以折叠成两部分的大型面板,该面板能够围绕其侧面的枢轴旋转,保护房间免受光线或黑暗的干扰。面板表面覆有大尺寸彩色照片,照片中是该房间在翻修前的景象。每个窗台下方都设置了一盏落地灯,在夜幕降临之后,当面板旋转180°并遮住窗户时,房间从前的模样便以记忆拼图的方式面向整个城市展示。

▲ 厨房区域保留了部分原有的装饰砖块,如同古老的罗马式马赛克。摄影/Roland Halbe

在建筑师和客户,即让·努维尔和阿尔达·芬迪的“共谋”之中——“共谋是进步的唯一保证,所有伟大的建筑作品都是基于共谋而发展起来的。”努维尔如是说——这一项目将“叙事复杂性”的价值带入当代的建筑改造这一常常缺乏诗意的实践之中。


文字 / Matteo Vercelloni
设计 / Jean Nouvel
摄影 / Roland Halbe,Gionata Xerra
图片 / Fondazione Alda Fendi Esperimenti-JeanNouvel,Matteo Vercelloni
翻译 / 钟子溦
编辑 / 柒月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