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I. The Magazine of Interiors and Contemporary Design

     

乡间“童话镇”:杭州富文乡小学

就低幼年级学校建筑的设计而言,
对孩子身心健康的理解及其生活状态的了解,
恐怕比单纯讨论视觉效果和建筑风格更加有益。

不同于建筑师王伟前几年设计的城市学校 ,2018 年 10 月完工的富文乡小学只 有 6 个班级 、100 多名学生 ,是附近 10 个 村子里孩子们念书的地方 ,也是一所刚刚被杭州教育局提升为试点学校 、真正小规 模的乡村小学 。 这所学校 (兼幼儿园 )始建于 1956 年 , 旧校舍是普通的三层白色建筑 。焕新工程 包括教学楼部分改建和重建 、教学楼和配 套设施外立面整治 、教学楼室内设计以及 校园景观改造设计 ,总投资 1100 万 。 经 过近两年时间的设计改造 ,富文小学呈现 出乡间 “童话城 ”效果 ,完全“颠覆”了中国小学的形象。

▲ 杭州富文乡小学。

即便如此 ,建筑师的本意却不是打造 一个标新立异的视觉形式 。主建筑师王 伟认为,长期以来的校园设计,专业建筑师往往从自己的视角出发设计出“标准”的单一的被动学习空间,而忽略了使用者即孩子—尤其是贫困孤单的乡村孩子的敏感内心、童真天性和丰富想象,从而欠缺对自由、探索和趣味的考虑。因此,在王伟看来,这样一组由数个“糖果色小房子”组成的建筑群的出发点是模拟儿童的视角:主题活动小屋的高度和宽度都是小孩子的尺度,比标准高度也矮许多的窗台高度也为他们提供了更好的视野,彩色的材料和视错觉图案能激发他们的想象力,长廊、爬梯、索桥和斜坡更是聚集大家来游戏探索的“邀请函”。

▲  改建前后立面效果和增建结构对比。

此外,看似不必要的“童话美”也来自建筑师对孩子们审美的培养—这里藏着法国印象派、立体派、荷兰风格派,也藏着保罗·克利、埃舍尔,甚至还有中国山地园林。毕竟人塑造空间,反过来空间也塑造身处其中的人。“言及乡村教育,大家总是关注经济和物质,但这只是其中一方面。我们更应该关注孩子的精神层面、关注他们的内心成长。”王伟在专访中说道,“提供有利的成长环境,塑造多样空间以对应他们的性格,这样才有利于儿童多元化的发展。”这源自建筑师对自己童年的美好回忆,也是他对现代焦虑社会中的祖国花朵的期冀。

▲ 建筑立面的局部,建筑师表示远远望去,仿佛印象派画作。

另外,作为杭州当地的建筑师,王伟对校园所处的环境也相当熟悉。富文乡隶属于杭州市淳安县,西与千岛湖相连。这里山高坞深、峰峦层叠,清平源(又名富文溪)纵贯全境,植被丰富、森林常青。依据这样的自然条件,王伟力图在建筑体量和屋顶处理方面融入当地乡村建筑群,在建筑立面设置的连续的斜坡、楼梯、绳网和“桥梁”既对应着起伏的山峦,也为孩子们攀爬游戏提供了场所。

▲ 一系列楼梯将各个功能空间连接,也为儿童提供了游乐的场所。

在校园景观设计中,建筑师通过堆坡植草、种植竹林来丰富景观层次,并在教学楼西面种植了一小片竹林,让孩子们观察植物生长、体验自然生命的神奇,而室外场地的一片水池则能让孩子们观察水中鱼。如此一来,孩子们才能够在自然中发现、学习,在自然中成长。“与周围的山水融为一体,这样的自然环境对小孩来说本来就是最大的吸引力。自然是最好的学校,不一定需要刻意再建设什么。”王伟对此解释说,“春天绿色的新芽,夏天灿烂的花朵,秋天红色的落叶,冬天纯白的冰雪。看看这雪之国的校园景象你就理解,这些都会结成冰、化成水,留在孩子童年温暖的回忆里。”

▲ 建筑立面连续的斜坡、楼梯、绳网和“桥梁”既对应着起伏的山峦,也为孩子们攀爬游戏提供了场所。

在建筑师王伟看来,因地制宜地校园设计能够改变一所学校甚至教育的未来,而人性化的设计在这里就体现在为孩子成长尽量提供各种可能。他相信这座小学会让学生们无论何时看到都心生喜悦。此外,将高效环保的现代预制轻型结构和适当的传统手工艺相融合,也为新乡村校园建筑开辟了新类型:工厂定制的多色聚碳酸酯透明耐力板墙、屋顶局部碎拼瓷砖镶嵌工艺、仿竹波形塑木板与自由折叠开合的门窗都将成为今后类似建筑的参照。与山色、天光、星空对话的童话世界,健康、艺术、自然的生活场所,是建筑师给富文乡孩子们最好的礼物。建筑整体立面, 由数个“糖果色小房子”组成, 呈现出乡间“童话城”的效果。

▲ 校园整体环境因地制宜,周围竹林掩映。


设计 / 王伟
采访 / 张岩
文字 / Swann
编辑 / 李诗雯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