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I. The Magazine of Interiors and Contemporary Design

     

威尼斯国际

扎特雷宫曾是港务局办公室的所在地,
经过翻新和改造,
如今成为V-A-C基金会的总部。
该基金会2009年成立于莫斯科,
以文化推广为使命,重点支持当代艺术。

始建于19世纪中期的扎特雷宫有着典型文艺复兴晚期的外观,它面向朱代卡(Giudecca)运河,顺着多尔索杜罗区(Dorsoduro)的扎特雷长廊(Passeggiata Zattere)延伸。这幢宫殿原是菲克尔蒙特家族(Ficquelmont Family)的住宅,后来传给继承人奥地利王子克莱里-奥尔德林根(Clary-Aldringen)。在成为基金会总部前,它是港务局的办公室。

▲ 基金会其中一个展览空间:修复过程中发现的砖砌拱形框架,丽奈特·伊阿德姆-博阿基耶(Lynette Yiadom-Boakye)2009年的作品《外交II》,在2018年5月至10月开放的展览“探索者:第一部分”(Explorers: Part One)中展出。摄影/Delfino Sisto Legnani,Marco Cappelletti

▲ Assemble工作室、Granby Workshop以及“我们在威尼斯”协会(We Are Here Venice)合作的装置项目,位于面向奥尼桑迪运河的庭院中,2019年。

建筑共有3层,主立面朝向朱代卡运河,紧凑的白色石头基座支撑着奇特的不对称体量,仿佛丢失了原始设计的一部分。建筑的内部布局呈U形,在奥尼桑迪(Ognissanti)运河边有一座露天花园。逐渐合并的5个独立建筑成为一个完整的综合体,重新调整了用途。

▲ 扎特雷宫的住里面,面向朱代卡运河。摄影/Andrea Avezzù

在国家财产重建程序中,V-A-C基金会得到了这座公共建筑18年的特许使用权,并可对其进行改造。基金会承诺恢复和改造整个建筑的目的是为城市提供一个新的文化促进中心,旨在制作、展示与推广具有国际水平的当代艺术。由总裁莱昂尼德·米克尔森(Leonid Mikhelson)创立、总监特蕾莎·伊亚洛奇·马维卡(Teresa Iarocci Mavica)管理的V-A-C基金会,曾在朱代卡的三眼住宅(Casa dei Tre Oci)经营了5年。现在,他们选择将扎特雷宫作为其新的总部,目标是“与当地文化语境建立牢固的关系,并在组织内容、设计装置和文化活动的进行中,与城市建立丰富的、良性的可再生关系”。

这是值得赞许的是,港务局没有选择简单的处理方法——将该地产出售给一家酒店开发商,而把它分配给了文化基金会。威尼斯公司APML Architetti Pedron / La Tegola负责建筑翻新工程,将结构恢复到它的“初始状态”。他们拆除了破旧的地板、墙壁以及装饰,同时进行了必要的设施改造,以满足今后作为博物馆运营的要求。项目的执行过程非常谨慎,他们依赖于一种威尼斯本土建筑师才有的第六感,精确地把握着时间感和城市精神。为了耐心地进行必要的思考,设计工作时常被刻意暂停。

▲ 2017年5月至8月间,安装着“空间力量结构”(Space Force Construction)展览空间中,被修复的宫殿室内。

插入宫殿的新饰面材料显然经过精确测量和精心设计:在水磨石地板中加入蒙特梅罗(Montemerlo)采石场特产的尤佳宁(Euganean)粗面岩,以及伊斯特里亚(Istria)石材、白色阿夏戈(Asiago)大理石和基安波(Chiampo)石料,而由落叶松木制作的百叶窗扉和未加涂层的金属材料,则定义着新的设计核心——轻型结构楼梯。这座楼梯贯通建筑的上下3层,并反映了阿尔比尼集团(Albini Group)对整体方案的影响。

▲ “空间力量结构”展览装置的画廊空间之一。定制吊顶,铝质框架上的织物形成平行带,用于放置iGuzzini的灯光系统。摄影/Fulvio Orsenigo

▲ V-A-C基金会办公区域的会议室,项目与Omri Revesz合作。摄影/Fulvio Orsenigo

▲ 基金会电影俱乐部,2018年11月至2019年3月在DK的“Zattere”计划框架下创建。摄影/Andrea Penisto

螺栓连接的铁梁与“悬浮”的玻璃、石板组合在连续的中心梁架上形成美好的几何线条。建筑物理系统在有限的吊顶夹层内(高0.18米)组织,并按照博物馆要求提供温度和湿度控制,以保护其中的艺术作品。在天花板的铝质部分之间,由连续的白色织物平行条带容纳iGuzzini开发的照明系统。打破原有的办公室隔断后,设计师们重新组织展览空间和动线。空间尺度与高度回归建筑最初建成时的模样,这是对原始结构进行仔细研究的结果。

▲ 联通上下3层的大型定制楼梯是该项目的核心,由De Castelli生产。螺栓连接的铁梁、玻璃和基安波石料制成的台阶“悬浮”在连续的横梁上。摄影/Alessandra Chemollo

在对城市开放性装置的制作规划中,舄湖活化项目(Laguna Viva)目前处于由Assemble工作室建造的最后阶段。该工作室是来自伦敦的多学科创意团队,在建筑、设计和艺术领域开展业务。他们还参与了部分Sudest 1401 酒吧的细节规划工作,该装置是舄湖生态缩影,由3个小型水池组成,为访客提供了解生态恢复力和保护舄湖体系的机会。而舄湖正是威尼斯这座水上都市赖以生存的根本。

▲ 阿里斯塔克·连图洛夫(Aristarkh Lentulov),《浴者》(Bathers),1910年; 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三十朵向日葵》(30Sunflowers),1996年。以上3张照片拍摄于2018年5月至10月展览“探索者:第一部分”展厅。摄影/Delfino Sisto Legnani,Marco Cappelletti

▲ 辛迪·谢尔曼(Cindy Sherman),《无题58号》(Untitled#58),1980年;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Pierre-Auguste Renoir),《斜躺着的女人体,加布里埃》(Femme nue couchée, Gabrielle),1903年。


设计/APMLArchitetti Pedron/La Tegola
摄影/Andrea Avezzù, Marco Cappelletti, AlessandraChemollo, Fulvio Orsenigo, Andrea Penisto, Delfino SistoLegnani
图片版权/V-A-C Foundation
文字/Matteo Vercelloni
翻译/钟子溦
编辑/李诗雯
美编/刘力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