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I. The Magazine of Interiors and Contemporary Design

     

形而上之家:空间降维,平面升维

由几何形象构建出的平面形式,
打破了透视原则让事物太过真实的“藩篱”,
模糊了二维和三维之间的界限,
由此带来后现代设计中的“形而上学”之感。

幽灵并不总是居住在黑暗中,幻影和其他灵异之物潜伏在黑暗中的观念也直到18 世纪末期才出现,彼时部分欧洲人士表达了对启蒙理性主义的强烈反对,哥特式浪漫主义文化氛围兴起。而更早些时候,在前苏格拉底时期的希腊,鬼魂不是在午夜而是在中午出没,即太阳处于最高点且阴影面积很小之时,理由是这个时候事物的“存在厚度”大大减少,所以看起来很不真实。

▲ 设计工作室Supaform 打造的“不存在”(Non-Existent)系列家具,无一例外具有结构上的“退步感”(regressive),以基本的“消隐”(autistic)碎片组合在一起,每件物品均彰显了自身的存在而很难“顾及”其参考背景。

令人眼花缭乱的时间感停止流动——地中海的光线吸收了充足的光线,将朴实的事物变得晶莹而透明——几个世纪后,被乔治欧·德·奇里柯(Giorgio De Chirico,形而上学画派创始人,其作品将想象和梦幻,与日常生活事物或古典传统融合在一起,具有象征性和神秘感)捕捉到作品之中。

▲ 设计工作室GGSV在2018 年米兰设计周期间,受Serge Ferrari 之托打造的Palazzo Stamskin 装置,在这个充满了图案、线条和色彩的、以二维平面的视觉感知营造了一个三维的沉浸式空间。摄影/ Studio GGSV

如此“形而上学”(metaphysical)之感也出现在后现代设计时代中,设计师们对于现代设计进行转换,其表现是色彩的几何感,以及对于形式的视角解构,由此,德·奇里柯魅影不时闪现在当代的创作之中。例如,设计工作室GGSV 在2018 年米兰设计周期间,受Serge Ferrari 之托打造的Palazzo Stamskin装置,在这个充满图案、线条和色彩、以二维平面的视觉感知营造一个三维的沉浸式空间,让观众得以在真实物品和错视背景的作用下获得关于产品与空间的多维触感。

▲ 设计事务所Studio Bower 为Triode 设计的“拱门地板”镜,采用经典的建筑拱门元素,创造出一种引人注目的逼真幻觉,似乎是在墙壁上打开了通向另一个空间的超现实入口。摄影 / Charlie Schuck

设计事务所Studio Bower为Triode 设计的“ 拱门地板”(archfloor)镜,采用经典的建筑拱门元素,创造出一种引人注目的逼真幻觉,似乎是在墙壁上打开了通向另一个空间的超现实入口。由Note Design Studio 在2018 年斯德哥尔摩家具展上为地板品牌Tarkett打造的Lookout 装置,以广场元素、渐进色彩、精选材料和几何形状的结合展现了地板的丰富潜力。

▲ 由Note Design Studio 在2018 年斯德哥尔摩家具展上为Tarkett 打造的Lookout 装置,以广场元素、渐进色彩、精选材料和几何形状的结合展现了地板更丰富的潜力。摄影/ Staffan Sundstrom

更多地关注物体而不是空间、基于形式来重组结构,从古斯塔沃·马蒂尼(Gustavo Martini)制作的“上升”(Rise)大理石装饰和里查德·雅思敏(Richard Yasmine) 制作的Ashkal 镜面中可见一斑。前者将“不完整”座椅和楼梯结合,后者拥有不同的形式,固定在黄铜或大理石底座上,是锐利而轻盈的现实主义图像。

▲ 由古斯塔沃·马蒂尼制作的“上升”大理石装饰,座椅可以被拆开并自由移动,与楼梯形状制作的座椅一起组合成完整的家具。

▲ 由里查德·雅思敏制作的Ashkal镜,拥有不同类型的几何形状,极薄的镜面仿佛将之切割,是锐利而轻盈的现实主义图像。摄影/ Bizarre Beirut

▲ 里查德·雅思敏制作的Wake Up Call限量版台灯,手工吹制喷砂玻璃灯罩,黄铜结构底座。摄影/ Bizarre Beirut

而无论是由企业Malm Upcycling Service 使用回收废物打造的系列产品,还是设计工作室Supaform 打造的“ 不存在”(Non-Existent)系列家具,无一例外具有结构上“退步感”(regressive),以基本的“消隐”(autistic)碎片组合在一起,每件物品均彰显了自身的存在而很难“顾及”其参考背景,缺乏理想的、统一的中心视角来组织整体。

▲ 由企业Malm Upcycling Service使用回收废物打造的系列产品。

这种隐喻主题的回归也涉及由数字经验传播所导致的、真实和虚拟维度的混合——毫无疑问,这是当代社会的典型特征。虽然这个区域的项目是通过图像传达的,但是它们能够被感知、触摸。随着二维和三维事物之间的区别模糊,在真实和虚幻之间存在的明显分界也随之消失,就像艺术家罗伯特·西勒都(Roberto Cireddu)在其不稳定的“体积 2”(Volume 2)装置中所体现出的、视觉感知的暂时性“短路”。

▲ 由罗伯特·西勒都创作的Volume 2 临时装置,木材和丙烯酸涂料,2016 年。

无独有偶,类似的现象也体现在艾曼纽·玛基尼(Emanuele Magini)为Campeggi 打造的Anish 座椅中,同样是真实和虚幻的产物,该座椅的正面是一个大的圆形纺织物,以同样形状的金属框固定,这个“背景版”看似是一个普通的装置或装饰品,实则以隐藏于其背后的座垫为支撑来充当座椅,使用者的身体被另一个维度接收(或引入),以从未见过的方式来满足需求,并重新认识(事物),仿佛它从未被探知。

▲ 艾曼纽·玛基尼为Campeggi 打造的Anish 座椅中,该座椅的正面是一个大的圆形纺织物,以同样形状的金属框固定,通过隐藏于其背后的座垫为支撑来充当座椅。

本文来自《INTERNI设计时代》10月刊 Designing.


文字 / Stefano Caggiano
翻译 / 张姣
编辑 / 王贝贝
美编 / 九夏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