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I. The Magazine of Interiors and Contemporary Design

     

现代性项目

现代设计史,也是一部设计师与品牌
互相成就的历史。

今天和过去一样,家居品牌的清晰度由设计师传达,由其设计的作品是品牌的无声名片,最终也成为品牌历史的一部分。这正是包豪斯和美国家具品牌Knoll之间的联系所在:Knoll创始人的妻子弗洛伦斯·诺尔(Florence Knoll)和Knoll合作伙伴、加维纳制造工厂创始人迪诺·加维纳(Dino Gavina),将密斯·凡·德·罗(Mies Van Der Rohe)和马赛尔·布劳耶(Marcel Breuer)带入公司,开启Knoll与建筑师、设计师合作的黄金时代。

▲ Laccio 桌,由布劳耶于1924年设计, 由Knoll制造。就像“瓦西里”椅和Cesca椅一样,它是20世纪设计的经典之作。

▲ 布劳耶肖像照,作为包豪斯精神的代表,他是使用金属管制作家具的先锋。摄影/Jon Naar

让我们从头开始讲述。 1930年,密斯成为包豪斯的第三任校长,他希望重拾学校一开始所秉持的批判精神,同时也肩负着融入彼时德国现代工业发展的任务。他在1929年巴塞罗那世博会上设计了德国馆,该建筑作品是“少即是多”(Less is More)的践行典范,并为密斯赢得了世界范围内的极大赞誉。

在产品历史上,密斯也是绕不过去的人物。1928年,即在建造德国馆之前,他着手研究以金属管制成的理性主义家具,其打造的MR20模型是不折不扣的现代性象征,之后被演绎为多个版本:带扶手,不带扶手,躺椅或小扶手椅等,最终这些版本均被整合进MR系列之中。而更具现代性的作品是密斯为德国馆设计的扶手椅,就是那把著名的“巴塞罗那”(Barcelona)椅,一把堪称“王者宝座”的座椅,如今限量发布。它充当连接过去和未来之间的桥梁(而这个“任务”只有那些真正具有价值的作品才能胜任):其底部交叉的形制仿佛是罗高官椅(sellacurulis,一种饰有象牙的座椅,在古罗马只有执政官、司法长官等少数高级官员有权使用),采用镀铬和抛光金属制成。很明显,密斯想要一个连接历史和当代的座椅,同时在经济实用的基础上构建新的美学意识。

▲ 受到其自行车框架的启发,布劳耶在1925年设计了“瓦西里”椅,该椅在1962年由加维纳工厂制作。摄影/Joshua McHugh

无论是从实践经历还是职业教学,密斯提倡的都是现代性理念,寻求连接过去和未来的可能性,并将其与现代生产方式进行结合,超越工业和手工艺之间的二元划分界限。这种自由思想很快就“遭遇”纳粹主义,致使包豪斯在1933年被迫关闭,密斯则移居美国,之后担任Armor Institute(伊利诺伊理工学院的前身)建筑学院院长。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他认识了一位优秀的年轻学子弗洛伦斯·舒斯特(Florence Schust,即文章一开始提到的Knoll创始人妻子)。偶然的相识对于两个人的人生带来了影响:对于弗洛伦斯来说,密斯是她的导师和绝对的文化参照点;而对于密斯来说,从1948年开始,他的作品成为Knoll产品家族的一部分。

▲ “巴塞罗那”椅制造过程,抛光产生镜面效果,皮革部分通过纽扣绗缝连接。

密斯的创作尽管坚持理性主义方法并具有国际设计风格,但始终保留自己独特、鲜明的身份。从1948年第一版巴塞罗那系列到1964年的MR系列,这些杰作不仅成为建筑史,也成为设计史的一部分,其背后是成熟的制造业和Knoll集团强大的分销能力。

优秀的设计产品与20世纪现代建筑的蓬勃发展遥相呼应,更重要的是,它们反映了一种跨越地理藩篱和悠远时间的现代性。这是一种我们在马赛尔·布劳耶(Marcel Breuer)作品中看到的特性,作为包豪斯时代的另一个主角,他也是Knoll历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 密斯肖像照。

设计制造历史上比较具有成果的关系之一,包括1968年Knoll将加维纳(Gavina)工厂收购。加维纳制造工厂专门从事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设计师作品,与很多有影响力的设计师都有合作,包括卡斯蒂格利奥尼(Castiglioni)兄弟和斯卡帕(Scarpa)兄弟等设计师,之后Knoll目录中有许多来自所谓上述设计师的作品,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布劳耶系列”(Breuer Collection),由于持续的市场成功,自1969年以来,该系列已成为Knoll产品目录上经久不衰的存在。

▲ “巴塞罗那”椅初始版本。

加维纳工厂与布劳耶的接触始于1962年,当时迪诺·加维纳(Dino Gavina)从意大利出发前往纽约与布劳耶会面。这位来自博洛尼亚的企业家想要生产布劳耶的家具设计,重新退出已经停产一段时间的设计杰作。加维纳以强烈而独特的风格出现在布劳耶的工作室,以一种“求爱”的姿态带来一束巨大的玫瑰花,这样的做法让他收获了布劳耶的热烈接待和一份合同。

布劳耶是一位切身实践包豪斯理想的设计师,在那里他一开始是学生,继而成为一名教师。他于1922年参加了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的讲座,后者带来他最有名的抽象绘画理念,由此布劳耶了解到基本形式的潜力,并创造了经典的“瓦西里”(Wassily)椅。在这个模型之后,现代家具的解构趋势“来势汹汹”,下一步是悬臂式椅子Cesca,它甚至可以在只有两条腿的情况下发生作用,不仅具有弹性,而且很轻盈。

▲ 2019年科隆展览会,OMA为Knoll打造的展场。为了纪念包豪斯百年纪念,展示了20世纪最重要建筑师之一,即密斯的作品。

包豪斯时代之后,布劳耶对实验的渴望并没有消失,但德国的政治形势使他开始移居他国的进程,首先是欧洲,然后是美国。在美国,就像密斯一样,他找到了第二个家园,在哈佛大学教学,其中离不开沃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 ,包豪斯创立者,同样因为政治原因移居他国,1937 年应邀到美国哈佛大学设计研究院任教授和建筑学系主任)的支持。

1966年,布劳耶打造的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现为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布劳耶分馆)在纽约麦迪逊大街开业,成为曼哈顿文化中心的象征之一。正是在纽约,布劳耶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之后他的设计又在欧洲“生根发芽”,由意大利加维纳工厂生产并由Knoll集团分销至世界各地。这个流传至今的故事证明,现代性不仅取决于历史事实,还取决于通过选择来使其得到更新的时代精神。

▲ 由皮埃尔·里索尼(Piero Lissoni)为Knoll设计的Avio沙发,以及,来自密斯MR系列的经典座椅。


文字/DomitillaDardi
翻译/张姣
编辑/王贝贝
美编/刘力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