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I. The Magazine of Interiors and Contemporary Design

     

室内绮梦

在其摄影作品中,
斯科格兰德构建了由日常物品、
人物和雕塑等组合而成的超现实情景,
掺杂着真实与虚构、
平实与奇诡的梦境。

▲ “金鱼的复仇”,1981年,彩色摄影,69.2 x 88.9 厘米。

桑迪·斯科格兰德(Sandy Skoglund)称自己是一位“形象制作者”(image maker)。她的摄影作品仿佛舞台布景,强调真实和幻想的混合,拥有鲜明强烈的视觉效果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这些作品扎根于她持久绵延的艺术思考和人生经验、作为美国中产阶级所代表的精神品位和思想深度,及其背后根深蒂固的存在主义哲学理念和审美能量。

斯科格兰德的创作始于20世纪70年代初。她一开始关注的主题是“重复”(repetition),拍摄了很多小型建筑物,类似她童年时期不同的学校和房屋:与家人从一个城市搬到另一个城市,从马萨诸塞州到加利福尼亚州。这些图像具有相似的统一性却又千差万别,体现了她对于日常空间的关注与品味。就像丹·格雷厄姆(Dan Graham)于1966年所作的“美国家园”(Homes for America )拍摄项目那般,是艺术家对于所在国家视觉身份的研究和思考。

▲ “新鲜混合”,2008年,彩色摄影,96.5 x 147厘米。

70年代中期开始,她的创作从反映社会、历史转向了对于个人经验的传达。她拍摄娃娃玩具和室内空间,并延及消费领域相关物品,如食物、餐具和桌布,利用镜像、拼贴和摆放手法使得不同的物品融合在一起,形成不可分割、富有趣味的整体。

1979年开始,斯科格兰德的创作从单个“物品”(object)转到整体“形象”(figure),一种带有目的性、计划性的构图。她在起居室、餐厅和卧室等家庭空间中开辟出一个角落,来自于日常生活、自然界和消费领域的物品以规整或错乱的形式、静态或动态地置于空间之中,怪诞而隐秘。具有场所感和仪式感的意境基于摄影师对于空间、家具和人物行为的大胆想象,如“附件”(Accessories)、“勺子”(Spoons)和“衣架”(Hangers),其空间组件(天花板、地板和四面墙)被“粉刷”出在现实生活中很难使用的颜色,形成由家居品、家具、眼镜、勺子、器具和织物的视觉背景,人物沉浸其中,通常穿着与周围环境相同颜色或图案的衣服,营造出矛盾、神秘的氛围,甚至带有怪异或反常的意味。就像“放射性活动猫”(Radioactive Cats,1980)和“金鱼的复仇”(Revenge of the Goldfish, 1981)。由此,摄影表达了艺术家对于神秘和不确定性的追求,构建了源于混乱和融合的新现实,使得真实和虚构可以相互转换,对想象力开放,使一切成为可能。

▲ “附件”,1979年,彩色摄影,67.5 x 85厘米。

一幅幅戏剧性的超现实摄影作品,使得她成为与杰夫·瓦尔(Jeff Wall)、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汤姆斯·迪曼(Thomas Demand )和埃莉诺·安汀(Eleanor Antin)一类的艺术家,他们的共同之处在于采取主观性、戏剧性且具有社会批判意味的方法。然而,她的创作也涉及记忆的特殊欲望、一种看似是删减但却具有想象的内在存在感,并附带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消费社会中所呈现的日常维度。她观看Vogue和Harper’s Bazaar等时尚杂志上的广告,并被上面林林总总、五光十色的信息呈现方式所打动。

▲ “绿房子”,1990年,117.5 x 150.5 厘米。

1986年之后,她开始独立制作供拍摄使用的道具,其创作场域从家庭空间转向更广阔的舞台布景和室外天地,变得更具有异质性和流动性。照片上呈现着“海底”(marine)般的浸入式景象,人物之间仿佛有了更多的叙事特征,狗、猫、松鼠和鱼类等动物形象四散在各处,从黄色到粉红色,从红色到蓝色,隐喻着自然和人类共同拥有的那种深层次、无序的特性,令人惊讶、难以捉摸。在“狐狸游戏”(Fox Games,1989)和“绿房子”(The Green House ,1990)中,一个以狐狸和狗为主的生态系统替代了人类的角色,混乱的动物原始力量超越了压抑的、内向的人类秩序,由此发生了一系列价值观的逆转。

▲ “冬天”,2008年,122 x 162.6厘米。

1992年开始,斯科格兰德的风格又发生了转向,她延续了对于人物、动物和食物的痴迷,从“身体限制”(Body Limits,1992)到“行走于鸡蛋架上(”Walking on Eggshells1,1997),从“爆米花雨”(Raining Popcorn,2001)到“酒上野餐”(Picnic on Wine,2003),动物彻底占据人居环境,人类被食品王国统治,物品的价值得到最大化,物性超越人性,一个具有极端特征的新社会应运而生。几年之后,田园牧歌般的场景开始出现,人类开始回归,与动物和自然和谐相处,在2008年的“新鲜混合”(Fresh Hybrid)中,人类和具有人类特征的树木共存,表明人类和自然之间的互惠互益,似乎指出全新“春天”的存在,令人向往的伊甸园,承载着人类最自由和美好的想象。


文字/DomitillaDardi
翻译/张姣
编辑/王贝贝
美编/刘力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