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I. The Magazine of Interiors and Contemporary Design

     

Pretziada | 从岛屿到世界

Pretziada不只是一家手工艺品品牌,
也是两位创意环球旅行者
用以讲述撒丁岛精神的设计项目。

▲ 基莱·臣文与伊万诺·阿特佐里,Pretziada品牌创始人。

加利福尼亚人基莱·臣文(Kyre Chenven)与生于撒丁岛长于米兰的伊万诺·阿特佐里(Ivano Atzori)是生活和工作上的伴侣。几年前,他们决定搬到苏尔奇斯地区(Sulcis),去寻找一种城市之外的生活方式。在那里,他们可以聆听、分享他人的故事。如此,便有了Pretziada。诞生之初,它只是一个线上的故事讲述者,传递着撒丁岛上未为人知的美与亟待解决的问题。后来,在2016年,它化身为一个手工艺品系列,系列的一部分作品致力于恢复濒临灭绝的文化与手工艺传统,另一部分则由客座设计师瓦伦媞娜·卡梅拉纳西(Valentina Cameranesi)、山姆·拜伦(Sam Baron)与即将推出新作的齐亚拉·安德烈阿迪(Chiara Andreatti)设计,着重于诠释撒丁岛的人文风俗。

▲ 花瓶Tunda,由瓦伦媞娜·卡梅拉纳西设计,瓷器商Walter Usai制造。花瓶的设计引入撒丁岛典型的婚礼瓷器装饰元素。

基莱与伊万诺认为:“这座岛屿面临巨大的风险,它的手工技艺与当地的文化特性正在流失。这不仅因为全球市场在快速地扩张,也因为旅游业的模式在逐渐搅乱当地的手工艺历史。我们想通过发扬、推广传统手工艺,帮助当地留存下这份文化。其实,对它有所了解,就是一种保护。”基莱与伊万诺继续道:“我们的使命是要在撒丁岛古老的手工艺品和世界之间、在它和新的观众之间建立起联系,但又不改变它独一无二的存在。现在,这片土地仍然与世隔绝,我们不想只是建一座利用文化带来快钱的贸易桥梁,我们要的是一座文化的桥梁。我们想邀请人们与这座岛屿产生互动,去了解手工织物与机器生产的织物之间究竟有何区别,去发现传统工艺作品的价值。”

▲ 花瓶Talisman上的牛铃,由山姆·拜伦设计,Ignazio Floris Di FlorisCampanacci公司制造。

Pretziada忠诚地创作着传统物件,如由品牌Walter Usai制造的“婚礼瓷器”(The Nuptial Vase)。同时,他们将国际设计师请到岛上,与手工艺者合作进行新的创作。“我们把这些视作某种对于撒丁岛土地的献礼,”基莱与伊万诺说道,“因为它们是设计师的头脑与手工艺者双手碰撞所迸发出的火花,是历经千年的传统与当代色彩相融合的成果。设计师山姆·拜伦深受撒丁岛狂欢节和原始驱魔牛铃的吸引,并将这些元素嵌入Talisman花瓶。在另一款Abundance花瓶中,拜伦对撒丁岛瓷器艺术中的装饰进行了解构,将它们随性地组合。这两款花瓶的外形十分简洁,颇有努拉吉时代(Nuragic era)瓷器的味道。”

▲ 烟囱清扫套装Ceremony,由安布罗赛·马加尔(Ambroise Maggiar)设计,Fratelli Argiolas公司制造。

合作参与系列创作的手工艺者守护着那些独一无二的知识,他们往往成长于家族的工作室,将口口相传的历史与故事延续。“我们邀请这些人挑战自己,挖掘那些他们视为古老、过时的东西,开启全新的旅程。”然而,Pretziada的商业征程确是最近开始的——它开设了电子商务渠道,在手工奢侈品电商网站Artemest上出售产品,也在规划着更为广阔的布局。“我们的产品有着不同于工业产品的制作节奏,因此我们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出售平台,找到那些能够理解与产品交付时间相关的深层动机的受众。比如,由瓦伦媞娜·卡梅拉纳西设计的花瓶,它的制作过程比较复杂,变量很多,在烧制过程中也十分容易破碎。”如今,赏识他们的人越来越多,人们不仅收藏他们的作品,更期待能够拜访诞生这些传奇作品的撒丁岛。

▲ 一把撒丁岛传统刀具,Pretziada与手工艺人塞尔吉奥·伏龙加(Sergio Frongia)合作制造。


文字 / Valentina Croci
翻译 / 郭嘉雯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