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I. The Magazine of Interiors and Contemporary Design

     

三位国际设计师的理性与情感 中国建博会(广州)INTERNI设计论坛回顾

当我们试着去理解
设计师对于周围环境的影作用时,
解读他们的思维建构和创意过程,影响着我们
在城市和乡村中自由漫步的感觉。

建筑师和设计师常常怀有强烈的自我意识和表达欲望,这驱使他们在环境中铭刻下新的构想,并利用一切方法将其演化为实实在在的东西,而不仅限于图纸上的涂涂画画;作为艺术和科学的结合,建筑和设计学科从产生伊始即拥有严谨的逻辑建构,也包含奇妙的情感哲思。7月9日,由知名设计媒体《INTERNI设计时代》携手中国建博会(广州)共同打造的设计论坛《设计规划与个性表达》在中国建博会(广州)保利世贸博览馆三层举行,三位来自意大利和中国的知名建筑师和设计师谈论了他们对于设计创作的思考和实践。

▲ INTERNI设计论坛现场,座无虚席。

 

设计仅仅是结果,也关乎过程,
设计要有故事性,让人们感同身受。

▲ Stefano Piontini,Vudafieri Saverino Partner上海亚太地区首席执行兼创意总监

2004年进入中国市场之时,我们与中国很多时尚品牌均有合作。北京SKP SELECT中聚集了众多风格强烈的品牌,我们希望打造一个符合产品调性的空间,比如男装部的设计沉稳硬朗,而女装部则更需要花费更多心思,优雅经典。

▲ SKP Select空间,中国北京。

为皇室提供产品的手提包品牌Delvaux希望拥有既反映悠久历史又体现当代感的空间。我们在其各个概念店设计中使用了简约轻柔的颜色,来突出商品的质感风格,整体呈现出纯净梦幻的感觉。

▲ Delvaux米兰概念店,意大利。

Hunan Lu别墅位于上海法国租界,结合了中国传统和西方现代设计风格,通过其内部丰富的产品及材质组合体现出来:木质主楼梯,大理石地板,木质博古架和吊灯装饰等定义了一个舒适和温暖的家庭空间。

▲ Hunan Lu别墅,中国上海。

Casa B住宅位于米兰,业主是一名收藏家,艺术和设计之间的化学反应在空间随处可见:物品、家具和软装,在满足设计功能性的同时,凸显主人身份特点、为住宅空间营造出浓郁的艺术氛围。

▲ Casa B住宅,意大利米兰。

民以食为天,餐厅是每个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小到家庭作坊,大到星级餐厅,环境无疑是非常重要的环节,现在的很多餐厅都非常重视饮食空间的建设而忽略了出餐空间,事实上,厨师必须要在舒适的工作环境,才能发挥出更高水平。在米兰Berton餐厅,我们打破了就餐区和出餐区的隔离,让用餐的客人可以非常方便地看到厨师的工作,让两者之间有更多的对话。

▲ Berton餐厅,意大利米兰。

在意大利吃披萨就不会喝鸡尾酒,喝鸡尾酒也不会吃披萨,位于米兰的Dry餐厅则是一个关于披萨和鸡尾酒的混搭餐厅,天花、灯具和桌椅等经过精心搭配,营造出精致的怀旧感和工业风。尺度也很舒适,有一种家庭式的温馨。

▲ Dry餐厅,意大利米兰。

最后是关于幼儿空间。孩子是人类的未来,我们都希望能够给孩子创造出自由欢乐的环境。在Gymboree幼儿中心项目中,我们希望通过设计激发孩子们的创意和想象,比如以丰富色彩激发情绪、以不同的形式元素来促进其想象和探索欲望,审慎地确定空间色调,利用温暖、柔和的光来保护孩子敏感、脆弱的双眼。

▲ Gymboree幼儿中心,中国深圳和苏州。

▲ Villa V住宅,意大利米兰。

▲ Villa Tretes住宅,印度尼西亚泗水。

 

我们非常注重“美感”,
我们希望设计出不止是“新”的作品,
更要创造“美”的事物。

▲ Fabrizio Gurrado,意大利意思建筑设计(IS architecture & design)亚太地区创始人。

我们公司的名字是“意思”,“意”代表意大利,“思”即思路,希望体现意大利的方法、思维和逻辑。作为设计师,我们着手一个项目的时候首先会从空间和风格的角度去理解。对于“空间”,与其说是“里面设计”(Design of Interior),不如说是“从里面设计”(Design from Interior),一种由内而外的设计过程。而“风格”,则由材质、产品和色彩组成。

▲ Via Tamburini公寓,米兰,意大利。仿佛锁住了历史的居所,却在不经意间来与现代相汇。

在北京国贸别墅项目中,我们利用现代与传统、西方与东方、极简与繁复等对立面,试图获得具有张力的融合风格。空间使用传统的法国橡木人字形地板,日常生活区域被设计成没有明显区隔的开放式空间。在电视区域,亚洲风格的滑动面板背后隐藏了电视机,随着居室主人的需求而自由开合,起居区域则布满了意大利现代家具和中式复古地毯,展现了生活空间最舒适的部分……

▲ 国贸别墅,中国北京。

在北京东三环别墅项目中,家居产品具有现代形制,而一些装饰包括屏风和画的选择则具有东方意境。色彩是重要因素,我们以此体现空间性格。比如客厅的地面是原木色、天花是白色而墙面是柔和的淡粉色,营造出放松身心的公共空间。儿童卧室是天蓝色,成人卧室则使用了非常中国风的淡雅装饰。洗手间的颜色也非常柔和,使用了二维感的线条框架,仿佛身处画面之中。整个项目的有趣之处还在于很多隐藏门的设置和一些只有主人才知道的秘密通道,仿佛是新奇的探险。

▲ 东三环别墅,中国北京。

北京施兴胡同住宅改造项目,设计策略是保持房屋的原有主要结构,同时加入一些新的设计系统,让空间更高效。我们使用了中国红和天空蓝,灵感来源于艺术家主人的画作。非常具有年代感的家具和现代家具统一于空间之中,在饱和度高、对比性强的色彩的映衬下,仿佛时刻上演着情绪饱满的舞台戏剧。家庭中最具特点的地方还在于无处不在的装饰,中国风屏风为室内加入了高雅意境,马赛克装饰则传达出强烈的异域风情。

▲ 施兴胡同住宅改造,中国北京。

北京净土胡同住宅改造项目是以一个概念联结不同的功能空间,比如在窗框结构的选择上保持一致。客厅侧重于表现其传统特征,在家具、地板和装饰等层面保持复古感,甚至还有一点东南亚的热带风情。而在其他功能空间,比如卧室和厨房则选择了简约现代风格,两者之间形成强烈的碰撞感。

▲ 净土胡同住宅改造,中国北京。

在上海金地威新松江智造园项目中,我们使用的设计概念是渗透性和流动性,前者体现在外部,后者体现在内部。外立面的灵感来自森林的自然和活力,从俯瞰角度来看建筑和周围景观就像是水中一圈圈的涟漪,内部则侧重圆融性和随意性,但在产品和色彩的选择上花费心思,比如VIP区域使用了红色、绿色和蓝色,营造出酒吧般的随性感觉。

▲ 金地威新松江智造园项目,中国上海。

▲ 传天下办公室,中国北京。

▲ 长城葡萄酒庄,中国宁夏。

 

设计从“相地”开始,
之后是对建筑核心价值的思考,
但在设计最后时刻,
需要感性甚至少许的任性。

▲ 何崴,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教授,三文建筑创始人。

下方左图是当代艺术中非常重要的事件或照片,Yvss Klein从墙下跳来,成为行为艺术的鼻祖,名字姣《跃入虚空》或《自由落体》。之前我一直在想,他跳下来会发生什么?前两天在飞机上我看到另一张照片(下方右图),终于明白了现场的情况:下面有多人拉着一块布,跳下来的时候把艺术家接住,旁边还有摄影师在记录。其实这跟“设计”很像,我们平时看到的结果可能是左图,但其背后的工程则涉及了多人的分工协作。其最开始的灵感和最后呈现的张力是我们所需要的,中间的过程可能没人愿意看到,这就是我今天想聊的“设计中的知性和感性”。

▲ Yves Klein的坠落现场。摄影/Shunk Kender

第一个案例时是位于福建省的上坪村杨家学堂书吧及读书室,由杂物间和牛棚改造而来。空间的差异和“瑕疵”带来了改造的困难度,但也为改造后的建筑叙事提供了戏剧性元素。我们将新建筑定义为“一动一静”,“一动”是将相对高大的杂物间改造成书吧售卖空间。“一静”是将牛棚改造成读书空间。牛棚是上下两层相互独立又联系的结构,我们将上面的“木房子”稍微抬起,以增加下方空间高度,由此阳光被引入其中。二层的草料房很低矮,必须从户外爬梯子而入,这是我们的刻意为之:希望回到一种“慢”的原始状态,有点类似苦行僧的状态。其中也寄寓了一些理性思考,即我们希望在建筑高度上与村庄形成平衡。

▲ 上坪村杨家学堂书吧及读书室,中国福建。

同样在这个村子里,我们改造了一间水吧和烤烟房。在一个乡村里,其实不一定所有房子都是光线暗淡的,也应该有趣味色彩。我们使用了色彩窗板,一面是彩色,另一面是纯色,可以旋转,使房子不断变换表情。在烤烟房中,我们创作了一个艺术装置,在实验室和现场经过多次调试,经过了5、6个团队的讨论,最后使用亚克力片获得了需要的效果:太阳移动就像是调色,阳光被分解以后洒在空间中,特别有感染力,产生云里雾里的感觉。

▲ 水吧和烤烟房,中国福建。

第三个案例是位于山东王家疃村的白石酒吧,保持原建筑的自建性和原真性,并使其符合当下的功能和形式风貌,是设计的关键。我们以非常现代的方式,回应了原有建筑的现代主义:首先做减法,拆除原建筑加建部分,包含临时搭建的厨房部分及上一轮乡村美化所加建的屋顶;之后做加法,在房屋的东西两侧各增加一跨新建筑,弥补了拆除厨房损失的面积,同时为建筑的入口创造出一个可供缓冲的灰空间;值得一提的是建筑立面:朝向河道一侧,5个独立的橱窗式“盒子”被插入到阳台和挑檐之间的灰空间中,其地面以不同色彩油漆,在光线的照射下出现鲜艳的色彩,体现出酒吧的活跃气氛。

▲ 白石酒吧,山东威海。

定慧圆·禅空间由老厂房改造而来,蕴含着峰回路转的园林精神。设计核心是空间流线的重组,我们放弃原来建筑平铺直叙的交通组织,特意拉长了使用者进入主空间的时间,希望人们在游走的过程中静下心来,进入禅茶氛围:从建筑的西侧步入,经过狭长的半室外廊道,转头向北穿过整个建筑进入后院空间,这里加建了一个对折的楼梯空间,人们拾阶而上,途中会透过格栅看到内院和对面的大茶室,继而转头进入一个狭长封闭的空间,最终进入二楼的建筑主要功能空间。照明也是关键,空间序列在天然光和人工光之间交替,视线的通透、封闭、半通透被精心安排。项目有趣之处在于原有场地中的一棵树,我们将它圈了进来,形成一道非常具有标识性的风景。

▲ 定慧圆·禅空间,中国北京。

熔岩美术馆位于高度165米的悬崖,条件比较极端,悬崖顶部有自然凹陷区,我们希望以建筑填补。喀斯特地貌不稳定,所以我们一开始希望建筑没有立柱的方案行不通。建筑受地形所限:复杂的高差变化,不稳定的崖壁条件,以及大量不规则分布的巨型浮石,临近悬崖,所以土地平整只能人工进行,大尺度的石块无法搬运,给建筑基础的选位造成了很大麻烦。建筑平面类似月牙形,正立面呈弧形,通体由玻璃幕墙组成,将景色纳入建筑之中,同时也很好地协调了建筑与建筑所在场地的关系,在大自然面前,我们希望以平凡来衬托自然之美。建筑内部面积约800平米,室内二层,分别是展厅和会议及配套服务区;室外也有两层,分别是位于建筑屋顶的公共观景台和建筑底板下的户外休息区。从流线上讲相当复杂,因为要同时满足多种需求。

▲ 熔岩美术馆,中国贵州。

最后,我用一句话来结束演讲:设计要从“相地”开始,去场地发生身体的接触,了解场地的价值,然后思考建筑核心价值、具体功能和未来使用情况等等。在理性的思考之后,最后一瞬间设计师要运用感性,甚至任性一点,如此才能带来好的设计。


文字/Vivienne
图片/中国建博会(广州),各事务所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