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I. The Magazine of Interiors and Contemporary Design

     

回望库布里克

电影道具、影片节选、采访视频与主题房间:
一场容纳500余件展品的重要展览于伦敦设计博物馆开展。
在斯坦利·库布里克逝世20周年之际,
展览对这位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导演进行回顾。

▲ 电影《2001太空漫游》(2001: A Space Odyssey),1968年。

在斯坦利·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逝世20周年之际,伦敦设计博物馆举办了展览“斯坦利·库布里克:展览”(Stanley Kubrick: The Exhibition),致敬和纪念这位世界最伟大的导演。

库布里克在英国生活和工作了40余年,创作出许多精彩绝伦的电影场景:从《全金属外壳》(Full Metal Jacket)中的越南战场到《2001太空漫游》(2001: A SpaceOdyssey)中的空间站,再到《奇爱博士》(Doctor Strangelove)中大名鼎鼎的作战室。

▲ 电影《奇爱博士:我如何学会停止担忧并爱上炸弹》(Dr. Strangelove or: How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the Bomb)中作战室内的圆桌,1964年。

▲ 库布里克与马修·摩丁(Matthew Modine)在电影《全金属外壳》(Full Metal Jacket,1987年)片场。

在展览的入口处,参观者会踏上一片熟悉的地毯,它曾出现在《闪灵》(TheShining)中酒店的地板上。然后,参观者会由此进入一个视觉效果上只有一个灭点的走廊。这也是库布里克拍摄手法中反复出现的特点。

▲ 库布里克与杰克·尼科尔森(Jack Nicholson)在电影《闪灵》(The Shining,1980年)片场,该影片改编自史蒂芬·金(Stephen King)的小说。

影迷们会在展览中看到大量的展品,除了影片节选和采访视频,大量的电影道具被展示出来,例如《全金属外壳》中军兵小丑的那个写着“生为杀戮”(Born to kill)的头盔,导演本人为《2001太空漫游》设计的离心设备。还有分别对应着不同作品的主题房间,除了上文提到的一系列电影之外,还包括《巴里·林登》(Barry Lyndon)、《发条橙》(A Clockwork Orange)、《光荣之路》(Pathsof Glory)、《斯巴达克斯》(Spartacus)、《洛丽塔》(Lolita)和《大开眼界》(Eyes Wide Shut)等。此外,曾与库布里克合作创作的艺术家,如索尔·巴斯(Saul Bass)、米兰拉·坎农诺(Milena Canonero)、肯·亚当(Ken Adam)、黛安·阿勃丝(Diane Arbus等人的作品也参与展出。

▲ 另一个取自电影《2001太空漫游》的场景,电影改编自亚瑟·查尔斯·克拉克(Arthur Charles Clarke)的同名小说。

另一位当代的伟大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表达了对于这场展览的重视:“在雕琢电影方面,没有人能比斯坦利·库布里克更加出色。他是我们所有人的灵感来源。斯坦利就像是一条变色龙,他有着幻化自己的惊人天赋,他讲述的每一个新的故事都呈现了不同的自己。如果你在随意切换频道,偶然之间看到库布里克的电影,我很怀疑你是否还能继续换台。我就没有能成功做到。所以,所有的电影爱好者、电影制作人,如果你们想要了解、体验库布里克是如何创造出这些令人难忘的世界的,那你一定不要错过伦敦设计博物馆的这场美妙的展览。”

▲ 库布里克在电影《巴里·林登》(Barry Lyndon,1975年)的片场。

库布里克是一位值得纪念与赞美的电影行业巨头,更是一位天才。在电影《2001太空漫游》中,他已提前40年预测到平板电脑的兴起,并在人类登月一年以前真实地呈现出未来太空探索可能的美学景象。他还利用NASA设计研发的镜头拍摄了《巴里·林登》中那个仅由烛台提供光源的场景。展览将持续至9月15日。


文字/Andrea Pirruccio
翻译/郭嘉雯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