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I. The Magazine of Interiors and Contemporary Design

     

瞿广慈:艺术的温度 | INTERNI设计时代专访

向京那“一点点忧伤的幸福”
和瞿广慈“胖天使”的可爱模样,
是两位艺术家伉俪给人留下的
最深刻的印象。在他们背后,
这条艺术之路有哪些有趣的故事?
瞿广慈又会怎样评价向京?

著名雕塑家向京和瞿广慈2010 年创立“稀奇艺术”(X+Q ART),其作品都源自艺术家对其艺术原作的转化与再创作。
这两位雕塑艺术家是中国当代才华横溢的艺术家伉俪。
2010 年向京的雕塑作品以627.2 万人民币成交价刷新了中国雕塑拍卖最高纪录。
瞿广慈1999年起便获邀于中国、德国、法国、美国以及东南亚等重要国家和地区的展览,迄今成功举办9个雕塑个展,是作为当时最年轻的全国美展最高奖项获得者。

向京与瞿广慈是备受国内外关注的艺术家眷侣。运用古典朴素的艺术手法创造自然形体、雕塑人性本真的雕塑家向京,透过独特的视角与返璞归真的表现手法追溯人类本性的纯净。瞿广慈的作品则多呈现一种双面性,令观者可以有无限的联想空间,其作品中亦多呈现出人性和神性的自洽,既非天使也非魔鬼,既不代表冲突亦不代表纠结,所蕴涵的意义足以折射出一个独特时代。

▲《仲夏·艾美丽》是向京与瞿广慈为中国11 家艾美酒店量身定制的艺术品。其服饰设计灵感皆来源于11 家不同的艾美酒店所在的城市,生动地刻画出浓厚的当地文化及生活,巧妙地将中国当代艺术元素与社会共通价值观产生联系。

在全球化的大环境下,艺术的合作早已跨越国界和不同的艺术领域,艺术家通过与商业合作为艺术、人文和社会发展创造了更多的可能性,也给大众的文化生活注入更多可供探寻的艺术灵感。在“稀奇艺术”位于宋庄的工作室,我们采访了创始人瞿广慈,想听听他们一路走来的艺术感悟。

▲《我看到了幸福》系列作品表现了艺术家向京对幸福的感受和领悟。纯真甜美的女孩儿长着一对俏皮的兔耳朵,她闭着双眼,面带微笑,双手交叉于背后,呈现一副怡然自得的状态,这是一个感受到幸福的瞬间。

▲《我看到了幸福——你好,梵高!》,是艺术家向京在2017年推出的最新作品。灵感源自著名后印象派主义画家文森特·梵高的著名作品《星月夜》和《向日葵》。

 

Q=INTERNI设计时代
A=瞿广慈

Q:“稀奇艺术”为何定位为“礼物”?

A:一方面,礼物是人性中温暖的东西,能够表达情感;另一方面,从中国的时代来说,人们有着共同的回忆,例如贾樟柯的《站台》贯穿了20 世纪70 年代一直到21 世纪的流行歌曲。所以把故事放到作品里,大家就会感同身受。

Q:艺术家的自我意识和主题表达,与“设计”、“礼物”这样的大众化推广要求是否存在矛盾?

A:艺术是自发的,设计则有命题作文的感觉,但艺术和设计并无太大差别。我觉得艺术更有温度,更关注内在逻辑,而设计更加理性吧。

▲《小超人》,瞿广慈2017新作。孩童超人穿着紧身衣,想象自己能飞翔,这是艺术家对记忆中超人形象的幽默解读,也饱含着他童年时的超人梦。孩童底下是稀奇艺术经典胖人的形象,小超人是胖人童年的化身,尽管已经长大,初心犹在,梦想犹在。

Q:目前,“稀奇艺术”在各地的店铺运营和销售情况如何?

A:我们不停地开店,也不停地在关店,这是品牌发展的必经过程。我们关过三里屯、798 和新光天地的店——这些看似很好的商业区位却不一定适合我们;银泰和国贸店运营则很好,甚至体现了国内店的新趋势——店铺更像一个舞台。接下来我们会在上海的的太古汇、新瑞安中心尝试开店,深圳也在考虑范围之内。

▲《Too浪漫》这只浑身充满了浪漫细胞的兔 Baby,是艺术家瞿广慈在 2017 年推出的雕塑新作,他将对浪漫的想象化身为一只站在巴黎凯旋门上拉着小提琴的兔子。

Q:你曾说过“更关心品牌运作与艺术创作和社会效应之间相互的良性影响”,具体是怎么做的?

A:我们与绝大多数品牌不同。我们从艺术家关注的社会问题切入,同时考虑到人们使用的维度以及功能性。

▲《兔比比》这只萌萌的兔比比,灵感来自雕塑艺术家瞿广慈的经典作品“兔男郎”形象。在西方, 兔子因为聪明和超强的繁殖 能力,被视为新生命的创造者,所以它成为了复活节的象征,因此, 它也是孩子们的吉祥物。

Q:你如何在艺术和商业这两个频道切换?很多人说作为艺术家,你很有商业天赋。

A:比起真正的商人,我们不但不能算有商业天赋,简直就是傻。相比之下,我们对艺术的生活化和大众化更有感觉。“稀奇艺术”将来如何发展,都不仅仅只是靠我的天赋所能企及的。

商业和艺术有诸多相似点——两者都需要以创造力、感受力、持久力以及自我驱动力为基础。当下艺术局面不断变化,“稀奇艺术”这一品牌从诞生就建立在艺术之上,艺术不仅不能被取代,更是品牌核心;而随着中国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商业本身就是民众用钱投票的“民主”。商业的持续向前发展必须寻找与众不同之处,艺术就是其必然的发展方向。“稀奇艺术”的杯子就是一个典型,是与众不同的,我们希望从另一个方面来诠释杯子——能装水的艺术品。

▲《我想你了》热情如火的红唇,不知所起的想念。瞿广慈的雕塑新作,描绘了一只沉浸在思念中的兔子,他穿着睡衣, 捧着茶杯,懒懒地躺在达利的红唇沙发上,想念着心中的爱人。

Q:工作室陈列了很多向京老师和你的不同系列的作品,“稀奇艺术”打算再开发新的作品系列吗?

A:艺术家在商业中得展现“正能量”的一面,不是所有的作品都适合开发,我们希望“稀奇艺术”能展现人性的东西,但不要太忧伤,只有一点点的忧伤就好。这一点点忧伤的幸福就是“稀奇艺术”作品不同的地方——微笑中略带伤感,有特点而不媚俗。现在很多东西就是毫不收敛的媚俗。

 

▲《亚当与夏娃》,向京,玻璃钢手绘,2017。

▲《梦幸福-鸡》(星夜蓝与雨后青),灵感来自艺术家向京的经典作品《我看到了幸福》,艺术家将人形化作动物形象,它抬着头,闭着双眼,微张着嘴,沉浸在幸福的睡梦中。陶瓷手绘,2016。

Q:“稀奇艺术”消费人群的特征和定位是怎样的?你认为现在中国社会的消费水平怎么样?

A:35 至50 岁的中年人士。他们对中国的历史更感兴趣,收入较高、爱好艺术;现在我们也更加注重年轻人市场,探索年轻人对艺术和商业的认知。“稀奇艺术”推出的“稀奇匠人”系列更增加“萌”元素,开发伞和杯子等日用品,虽然降低了利润,却可以将有艺术气息的杯子送到每个人的手中。这种产品对使用者来说才是有黏性的,日常使用中即可不断感受手工和艺术,使品牌形象更好地传达,也正是我们正在追求的目标——独特的IP 和可辨识。

▲ 稀奇匠人系列是“稀奇艺术”品牌的一个全新系列,是该品牌的发展和延伸,也是“稀奇艺术”精神中对于细节和品质的坚持与执着的努力体现。图为《情侣骨瓷杯-金》。

▲ 稀奇匠人系列《不伞》:“我想给年轻时的自己,做一份买得起的礼物”。这把“不伞”是艺术家瞿广慈献给自己年轻时的礼物。

稀奇是母体,我们在不断进行分类和扩展,不断丰富产品线。有时候也想过卖给大众不太顶尖的作品,可根本卖不出去。大众对于你的要求跟你对自己的要求是一样高的。所以不能低估大众,而是要心存敬畏。而作为艺术家,从自己这里生长和呈现出来的作品更是不能被磨灭的。

▲ 稀奇匠人系列《“LOVE”烛》,2017。

Q:你和向京老师的作品分别有不同的受众吗?

A:的确很不同,一个品牌中两类产品这么不同,挺奇怪的。

Q:“稀奇艺术”在发展中有竞争对手吗?

A:没有。在创办品牌初期我们还想找个模仿对象,却没能找到,所以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我们一直在努力创造产品、创造合作方式、创造丰富的商业模式。更重要的是增强品牌的生命力。

▲《因为爱情》,向京作品,玻璃钢着色(手绘),2014。

Q:“稀奇艺术”的很多受众都是向京老师和你的艺术粉丝?

A:是的,有很多。但我们更希望“稀奇艺术”可以走出艺术范畴,一直强调在“稀奇艺术”商业上和公共性方面的实验性。

▲《好时光》,向京作品,灵感来自一个慵懒的午后片段,一个着轻装的少女倚靠在沙发上,她闭着眼睛,似在小憩,又似在思考。玻璃钢着色,手绘,2016。

Q:“稀奇艺术”与明星的推出过合作款,这是怎样的商业策划模式?

A:有些机构和合作品牌主动来推动这种合作。我们本身其实并不指望这种方式。这主要看缘分吧,其实就是两边相互“看得起”。比如赵薇,她是个非常好、非常有爱心、非常可爱的人。她知道什么是好东西,很爱向京,她俩关系非常好。向京在台湾做展览时她带一家人去看,这位明星生活中完全没有架子。

▲《致青春·我能飞》特别版,向京×赵薇,玻璃钢着色( 手绘),2014。

Q:再来谈谈你个人吧。随着经历的不断丰富,艺术现下在你的生活中处于怎样的地位?

A:2014 年,我做了一场大展览。那段时间我得以安静地面对作品和艺术,非常开心。但我始终觉得艺术家不能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否则艺术家创作的东西不能让人感动。所以艺术家要过真正的生活,抛弃“假生活”。我自己恰是在经营“稀奇艺术”品牌时经历了完全不同的生命体验,所有的平和、忧虑、快乐……这就是真实的生活。我以后应该不会专门做艺术,艺术会是我面对世界的方式和一种爱好吧。

▲ 2014年“稀奇·设计上海”首发特展。

Q:你曾经是一个怎样的学生,又是一位怎样的老师?

A:我们那个时代完全是精英教育,我和向京当时都是最好的学生。向京的父母是高级知识分子,我的父母是普通民办教师,她曾开玩笑说我“输在起跑线上”,但是我也有她不具备的能力,那就是——“活下去”。如果没有这种能力,过去20 年里“稀奇艺术”便无法生存,更谈不上脱颖而出。

▲《天鹅湖》骑着白马的不一定是唐僧,芭蕾舞者并非一定就是美女。妙美的舞剧不只是在剧场上演,哪里都是小胖子的舞台。不是要颠覆古典的纯洁,嬉皮笑脸的生活本来就可以。

向京有精英思想,从不妥协,这让我很羡慕。文化和艺术最需要精英的脊梁,这很奢侈,也很重要。当下有人会做出龌龊的事情,是因为他们骨子里没有精英的血液和积淀。向京处于完全无功利的状态,我常说如果为中国当代艺术家画像,那她就是标准像。她入学考试第一,毕业还是第一。艺术对于她是天然的享受,像呼吸一样自然。

▲《异境-这个世界会好吗?》 向京艺术作品,玻璃钢着色。

▲《一百个人演奏你? 还是一个人?》向京艺术作品,玻璃钢着色。

我来自上海的农村,认为艺术是一种奢侈,上附中实际上成为我人生打开新篇章的第一步,那时候身边都是知名艺术家的孩子,他们虽含着“金钥匙”,最后毕业时却发现,人与人之间比拼的是综合能力。我那时候所有的成绩都是A,但我仍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好学生:我很叛逆,不理解正统的路子,索性正是如此,创造性的发挥成为我的特质。

在上海师范大学教书时,我常告诉学生“你们的天赋很好,不比任何人差”,内心自我的肯定和强大真的是很重要的,灵魂高级与否最重要。

现实生活会把一些人内在的高贵消磨掉,有时我都觉得老同学的东西没啥好看的,失去了骄傲;有些人虽然没有拥有所谓的“成功”,依然很棒。

▲《菜刀帮》, 瞿广慈艺术作品,铸铜。

Q:“稀奇艺术”建立初期就得到向京老师的支持吗?

A:在品质控制方面大多靠她,我则在经营和管理等方面多费心思,她完全拒绝插手这些事项。

Q:关于这个时代,有人慨叹太好了,有人则慨叹十分艰难。你怎么看?

A:任何时代都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民国时期很乱,却是中国文化艺术发展的蓬勃期。所以我觉得不要埋怨时代,这个时代已经有太多的红利:全面开放、全球化,全球资讯都汇集于此,社会总体财富也让人游刃有余;你有拥有信息的自由和权利,拥有创造的能力。不作为的人才会说这个时代不好,给自己找借口。当代中国社会依然是很有活力的,商业没有太多的倾向性和限制,是这个时代可以好好做的事情。

 

本文摘编自《INTERNI设计时代》10月刊Focusing


文字 / Nana
图片 / 稀奇艺术
编辑 / 看山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