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I. The Magazine of Interiors and Contemporary Design

     

INTERNI设计时代专访 | Paul Cockedge:摆脱重力,奇妙之旅

他是以“光”为媒介的神奇魔术手
也是对 “老物件”恋恋不舍的伦敦客
跟随Paul Cockedge,启动奇妙之旅
摆脱重力、沉浸梦境
与一切 “难以预料”不期而遇。

保尔·科克塞奇(Paul Cockedge),1979年出生,毕业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曾师从知名设计师让·阿拉德(Ron Arad),后得到三宅一生和英葛·摩利尔(Ingo Maurer)等设计师的大力提携,一路顺风顺水,成为英国炙手可热的设计新秀。2004年他与乔安娜·皮尼奥(Joana Pinho)成立同名工作室Paul Cocksedge Studio,自此客户络绎不绝,包括V&A, London Design Festival, NHS, Swarovski, BMW, Hermès, City of Lyon, Wellcome Trust, Sony等知名企业品牌和艺术机构。

保尔·科克塞奇以其高度创新的设计能力,对于科技和生产技艺深入研究,有趣而多元的创作赢得国内外高度赞誉。他融合各学科的知识和理论,不断提出质疑和新的设想,对细节高度关注,在建筑、产品、公共装置等多领域游刃有余,作品简洁动人,有着敏锐的美学意识。

“我们在全世界范围开展业务,与各类客户不期而遇,面对任何预算、情景和规则,工作室不但有着良好的适应性,也能充分的发展实验性。”

——Paul Cockedge

▲ Paul Cockedge和Joana Pinho合影

INTERNI设计时代对设计师进行了专访。

Q = INTERNI设计时代
A = Paul Cockedge

Q:我们先从一件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说起, Bourrasque的理念从何而来?

A现代生活中,人们习惯了坚硬的“光面”屏幕:手机、电视和广告牌……我们想摆脱文字、图片和信息等杂音,呈现光的本原感觉。通过EL片和新技术的应用,光可以被塑造、被触摸、被延展,甚至可以被弯曲,在你手中仿佛拥有生命一般。

▲ Bourrasque。设计师将200张用EL电光材料制做的A3纸悬浮在17世纪建造的法国里昂市政厅前,上演了优雅而壮观的一幕。

Q: “光”成为你的重要名片。

A:我对光的状态和呈现方式很感兴趣,它展示出迷人的魅力。灯光成为把我们各个项目结合在一起的重要介质。光的机制、状态、色彩……都成为我们研究的对象。

▲ NeON荣获2003年孟买蓝宝石奖(The Bombay Sapphire Prize),这一玻璃灯具由手工制作而成,白天呈现出半透明的自然色质。黑暗中则显示出独特的美丽和生动色彩。

▲ Soane’s Light。索恩博物馆位于英国伦敦霍本地区,曾是新古典主义建筑家约翰·索恩的住宅兼工作室。设计师以光的介入重新创造了建筑师最爱的金黄色地中海光芒,使人们得以沐浴在这种迷人的氛围中,享受永恒的“黄金时间”。

Q:你的许多作品表现出对脱离重力束缚的倾向,钟爱 “悬挂”,这是否与你幼时想做飞行员的梦想有关?

A:哈哈我自己其实没想过,但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很有可能。

▲ Palette。这一作品用以庆祝英国和土耳其伟大的历史联系。大小不同的圆圈色彩取自两国国旗,两端颜色逐渐溶解,在中间融合成为独特的彩色,象征着土耳其和英国之间的合作和创造力。半透明材质与其后方的风景对场景进行了重新定义。

▲ Poised。作品灵感是纸的优雅和亲和。经过一系列对于重力、质量和平衡状态的严密测算, 重量达半吨的钢铁桌子呈现出似乎要下跌但全然稳定的状态。

Q:你总是在打破对立,重视连接:内和外、新和旧、软和硬、虚和实……

A:正如我并不认同以科学或艺术来定义人或者作品,围绕着人所发生的一切活动都是融合在一起的。设计要求考虑诸多技术,其最初的想法是创造你从未见过的组合,或者以新的方式看待事物,尽量避免重复已经做过的事情使我们更兴奋。

▲ Compression Sofa,为Moooi设计的这一作品宛若庆祝两种泡沫和大理石的联姻——完美呈现了它们各自特点。通过冲压,棱角分明的泡沫具有了曲线美的舒适和柔软,软和硬、谦卑和高傲、轻和重……两种材料的特质实现了和谐的共鸣。

▲ Freeze Bench。在“Freeze”系列中,科克塞奇利用冻结温度把不同的金属材料无缝连结在一起,创造出这一完整的作品系列。该系列的重大突破——是一张由铜和铝制成的桌子的牢固连结。这些作品设计精巧、构造严密、结构稳定。设计师认为:“让我着迷的是一切都不断地扩张和收缩,土地、水、我们自己的身体和皮肤,甚至整个宇宙。”。

▲ Freeze twelve ring table.

Q:你重视“人”在设计中的存在,如何看待公共介入和公共参与对设计的影响?

A:观看人们与我的作品互动十分有趣,人们的举动常常让我惊喜——让我以不同的方式和视角理解自己的作品,作品最终是由公众“完成”和解释的。

▲ Kiss作品沿用了古老欧洲在槲寄生植物下接吻的传统,并且将其与慈善行为结合在一起。在艾曼纽二世回廊这一公共场合的拱顶下,当人们接吻,树冠上的led将会呈现不同的频率,最终全部亮起,赞助商UBI Banc也会捐献一欧元给CESVI用于解决北乌干达的饥饿问题。

▲ The Living Staircase,伦敦Soho区内12.5米高的楼梯代替了传统楼梯,为四层办公室之间提供了一个充满活力的中央区域。设计师认为:“楼梯本来只关乎从A到B,现在两者之间的一切都自由呼吸。”

Q:Life 01关注到了“人”以外的生命,你对“生命”的看法是怎样的?

A:“人”是我们设计师一切工作的核心,我们应以一切可能的方式尊重和爱护这个世界。

▲ Life 01。作品像是一部短暂生命的寓言,也如同虚空之境,或者一幅静物画。花插入花瓶时,花杆会作为导体激活花瓶底部的小光源,整个花瓶亮起,水波粼粼,随着花朵枯萎,光线也会逐渐消失。光、水和生命结合在一起。

Q:你还关注到旧音响改造、旧地砖再利用,如何看待这些承载着记忆的“老物件”?

A:情感和回忆是我与这些“老物件”产生联结、发生故事的关键词,环保和节能也是十分重要的。

▲ The vamp,该作品将传统扬声器转换成一个便携式蓝牙扬声器,可以在房子、花园、公园等任何地方使用。它允许我们保留的精良工艺的同时拥抱新的无线技术。设计师说:“听到古老的扬声器以新的方式产生丰富的声音是一种快乐。它们是我们的音乐历史的一部分”。

Q:你曾与诸多品牌合作,如何发掘品牌要义并展开设计?

A:他们无一例外都给了我很大的自由,不去干涉,而是静待结果。

▲ Window Display是应伦敦公共医疗慈善机构邀请打造的橱窗展示项目,科克塞奇以极具戏剧性的手法提醒人们关注身体。人体手臂横跨整个建筑,皮肤可以被“关掉”,显现出内部的以玻璃霓虹灯管制作的静脉和动脉,通过光线变化呈现类似X光的效果。

▲ Crystalized由设计师为施华洛世奇打造,科克塞奇将雷射光束聚照在那颗悬吊在钻石图形中间的施华洛世奇水晶上,使之产生奇幻而迷人效果。当然这盏水晶吊灯只是幻象,光线的关闭变时便会消失。

Q:你曾表达过相对于临时性装置,更希望做永久性设计,并且对医院感兴趣,这是出自怎样的想法?是否有实现的可能?

A:是的,我觉得医院设计是十分重要的,医院不应该像现在这样,让人觉得阴森恐怖,事实上我们正在与一个医院开展设计合作计划。

▲ UK Pavilion Milan Expo Competition, “最重要的是为人们创造探索和发现空间的机会,对外呈现开放和欢迎的姿态。”设计师利用1296根再生电极管创造了一个森林,打消了建筑内部和外部空间的界线,创造出有机的流动感。

Q:生活中你是一个怎样的人?对你的设计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A:我讨厌自我封闭,对人乃至整个世界都充满了好奇。我的工作大部分关于“交流”。这意味着我的项目总是关乎人们的情感,最终工作是让人们感到快乐。

设计是许多要素的混合体,也是一个延续的过程。对我来说,重要的是要对各种机会和可能性敞开心扉,体验所有的想法和材料——更重要的是,要感受内心的快乐。

▲ Pole Light,光源隐藏在基座,灯管处显示出光线弯曲的效果。

▲ Styrene作品灵感来自于“增长”这一概念,通过加热改变聚苯乙烯的形式,形成有机和独特的形式,更有力量感。苯乙烯的对称性被一系列小孔径打破,光线从中溢出,产生有趣的光影游戏。

Q:如何看待新技术和传统手工艺这两者对你的作品的意义?随着时代发展,你认为设计和设计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A:它们是一致的。人们通常把技术看作是电子和传感器,但技术也会进入我们使用的材料,比如将金属冻结在一起。此外,现阶段大家都认为要使用新科技,而我还是更希望用手来打造作品,我的手上留下很多伤口,这让我更好的接触一切。

▲ Rhythm Shelf的灵感来自于设计师偶尔看到一个不整齐的书架,他迅速在纸上勾勒出一系列垂直线条模拟这种不规则的节奏。最终他创造出这一3.6米长的书架,有68个分格,从最厚的书到一张纸片,都能在此找到自己的位置,远远看去,如同波浪涟漪。

Q:最近在做什么新项目和新计划?

A:我们刚刚完成了个伦敦市区一个新公共空间和入口的设计,投标建议已经被纳入初选,这让我很高兴——我很期待在伦敦的一个如此重要地方有所施展。


文字 / Carrie
图片 / Paul Cockedge studio
编辑 / NANA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