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I. The Magazine of Interiors and Contemporary Design

     

专访 | BIG工作室创始人比雅克·英厄尔斯:生活不能没有玩乐

他怀抱着“实用乌托邦”理论,
敢于对所有挑战说“Yes”;
既不疯狂,也不平庸,
是他的人生信条;
他以其远见卓识创造出独特生机。
作为丹麦BIG工作室的创始人比雅克·英厄尔斯,
他在INTERNI的独家专访中,
阐述了生活不能没有玩乐的原因。

我们在比雅克·英厄尔斯(Bjarke Ingels)位于哥本哈根的工作室总部见到了他本人。工作室位于瓦尔比区一座巨大的工业考古建筑中,该建筑曾用以储存啤酒瓶盖。这位来自丹麦的建筑师是BIG工作室的灵魂和心脏,该工作室目前在哥本哈根总部和纽约的分部共拥有近400名建筑师。“乐高之家”是一幢位于丹麦比隆市中心的非凡建筑,总面积达1.2万平方米,外观由不规则的白色立方体堆叠而成,如同巨大的乐高积木玩具。英厄尔斯在向我们讲述这一项目时,立刻变得雀跃起来。

Q = INTERNI
A = Bjarke Ingels

Q:“设计是一种游戏,玩乐是一个项目”,这是意大利设计大师布鲁诺·穆纳里(Bruno Munari)的座右铭。你同意这个理念吗?你是否也认为我们的生活中不能没有玩乐?

A:当然,我认为玩乐是生活的基础之一。读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Thus Spoke Zarathrusta)这本书的人都应该记得尼采所提出的“精神三变”:骆驼、狮子和婴儿。骆驼是承载传统之重的人;其后是狮子,它能够反抗和击败时下道德的象征——“巨龙”。但是,我们仍然与真正的自由相去甚远,真正的自由不仅是“不做什么的自由”,也包含“可以做什么的自由”。“精神三变”的最后者是婴儿,因为其自身的率性,可以通过玩乐和实验来建立一个新的世界。因此,玩乐是对真正的、彻底的自由的一种象征。乐高恰到好处地体现了这一点。

▲ 乐高之家外观。

我们知道,大多数玩具被创造之前都存在一个先入为主的观念,在设计之初往往有精确的功能预设,如玩偶、拖拉机、火车……乐高积木则是另一回事,它没有先入为主的系统,也不能因其形状或功能而被人们所定义。乐高积木是一种工具,人们可以凭借这一工具来创造接近自身理想的世界。乐高积木的神奇之处在于,一旦你构想出一个世界,那么你就有机会实现它、建造它。我认为这正是建筑的真正意义所在——用我们拥有的工具去创造想要居住的世界,然后住进去、享受它。

▲ 乐高之家整个建筑由21个互相重叠的体块构成,红黄蓝绿四种颜色代表着乐高的原始色彩。

Q:所以,玩乐成为你设计的出发点?

A:是的。作为建筑师,我们围绕人们的生活创造出某种框架,帮助其定义边界。我想举一个例子:让我们来想象一下,当我们设计一座停车场时,实现这一要求的最“局限”的方式是创造一个可以停放车辆的空间。然而,我们还想更进一步,让这个空间不仅仅是一座停车场,也是一个可以让人们消磨时间的地方。这个空间是否可以被定义得更加宽泛?是否可以提供其他的可能性?思路并非局限于解决问题,因为我相信,如果只着眼于有限的需求,那么生活将会变得贫乏。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室试图扩大“可能性”的领域,寻找更多解决方案的原因,即使只是在玩乐和趣味的层面。

▲ 壮观的台阶通向高低交错的玩乐露台,如同一组巨大的积木玩具,营造出某种错觉:建筑物如同用真正的乐高积木所搭建,铺在外立面上的白色陶质“瓦片”也强化了这一效果。

像哥本哈根的“8字住宅”人们不仅在这里居住和工作,还可以闲庭信步。当然,人们并非只能选择步行或骑自行车,我们给这栋建筑配备了电梯。总之,这个项目提供了一些更令人兴奋的东西,一些不同的东西……乐高之家也是一样,其设计理念与“8字住宅”相类似,它邀请人们尝试更多惊险和刺激的体验。

▲ 位于哥本哈根的“8字住宅”。

Q:在这个项目中,建筑旨在传达令人兴奋的体验,同时也体现了一种身份感,这与上一次哥本哈根建筑节(2017年4月)的口号一致。你在该建筑节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你以什么方式来处理乐高之家建筑与玩具品牌、比隆市以及当地居民之间的关系?

A:为了建造乐高之家,我们投入了很大精力进行深入的研究。按照最初的考虑,这栋建筑必须能够反映这家公司的形象,也就是乐高公司所生产的建筑积木玩具。然后是场地的问题:比隆市比乐高工厂和办公区还要小!对于乐高之家的项目经理来说,最为重要的一点是这栋建筑不应只为游客建造,它同时应该为比隆市的居民而建。因此,我们想将所有公共职能集中在地面层——酒吧、餐厅、乐高商店和活动空间,在这里创建一个覆顶的“乐高中央广场”,并免费向所有人开放。

▲ “乐高之家”的核心部分是“体验区”,4个不同游乐区域组成的展示空间为儿童和成人访客提供了有趣的认知活动。

此外,我们还设计了展览空间,它像一朵没有重量的云,被分隔为若干房间及区域,由玻璃画廊连接起来,悬浮在乐高中央广场上方。选用玻璃表面是为了在广场和展览区域之间创造出一种模糊、轻柔的边界,这种视觉上的透明度鼓励人们进行观察,刺激他们的好奇心,展现出可供探索的“世界”。

但这还不是我们构思的全部。所有分区可同时俯瞰外部空间,排列组合成空旷的大露台,人们可以自由地进入这个区域。这里提供了玩乐场所,并能通往建筑顶部,在那里我们还原出一个大型、真正的乐高积木块,人们可以欣赏比隆市的景色和环绕周围的森林。

▲ 除顶层还原了2×4模数的乐高积木之外,其余露台均铺设彩色地板。

Q:确实是一个奇妙的世界,我想乐高之家应该是你最钟爱的项目之一。

A:你永远不要问一位母亲哪一个是她最喜爱的孩子。当然,尽管我和所有工作室承接的项目都有着深刻的联结,但确实有一个特别触动我……

Q:你能跟我们聊聊这个特别触动你的项目吗?

A:是哥本哈根动物园的熊猫馆,为大熊猫设计的栖息地,离我们位于哥本哈根的工作室不远,是个十分令人兴奋的项目。当然,我们首先必须研究和了解熊猫的习性。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其实熊猫和人类十分相似……因为容易发生争斗的缘故,雄性熊猫与雌性熊猫并不适合生活在一起,因此我们为两只熊猫构思了独立但布局类似的居所,一半给雄性熊猫,另一半给雌性熊猫。

这个熊猫馆被一条巨大的波浪形弧线分割成了“阴阳”两半,如同太极的形状。这样两只熊猫不仅拥有必要的独立空间,还能够观望彼此,同时也不会影响观众观察和探索这一神奇动物的生活习性。

▲ 为提高熊猫的培育几率,一年中的大多数情况尽量将两只熊猫进行隔离。

▲ 熊猫馆内部则按照太极图案分为“阴”和“阳”两部分,并形成螺旋上升的双层结构。

Q:乐高之家也是如此,为周边的社区提供了一个大型的玩乐空间,不管是成人还是儿童,都能在此获得满足。

A:其实我们还有其他建筑项目也富有同样的精神。试想一下,有2018个住在哥本哈根的家庭可以在垃圾处理厂的屋顶上滑雪……这意味着什么?一举让世界变得更清洁、更有趣!

▲ BIG工作室于2010年的哥本哈根阿迈厄资源中心改造项目,使一个垃圾焚烧发电厂变成热门景点,建筑师整合滑雪场在屋顶和攀岩的一面,包含公园、沙滩、皮丘、皮划艇等,使之成为极限运动爱好者的娱乐场所。


文字 / LauraRagazzola
设计 / BIG-BjarkeIngels Group
摄影 / DavidZanardi
翻译 / 钟子溦
编辑 / 王昱心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