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I. The Magazine of Interiors and Contemporary Design

     

INTERNI专访马克·纽森 | 手工艺传承

他是世人熟知的“什么都敢设计”的设计鬼才,
是“为世界制造曲线”的设计师,
对科技、材料和工序的迷恋带给他无穷的乐趣。
他就是当代设计大师——马克·纽森。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陌生风景”展览已经结束了。展览中,著名设计大师马克·纽森(Marc Newson)于2004 年创作的作品“Kelvin40”概念化喷气式飞机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马克·纽森堪称“继菲利浦·斯塔克之后当代最伟大的工业设计大师”,也是最多产、跨度最大、最有影响力的设计师之一,作品涉及家具、手机、飞机、室内、珠宝等诸多领域,众多的奖项和展览确立了他的大师地位。

▲ 1963 年,马克·纽森出生在澳大利亚悉尼近郊,其童年启蒙教育是在和母亲一起漂泊的旅途中完成的,小时候的他就喜欢到外祖父的工厂里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19 年后,他考上了悉尼艺术学院学习珠宝设计和雕塑。1991年,前往巴黎定居并建立工作室。

马克·纽森,一个“什么都敢设计”的创作奇才,乐于从旅行中汲取设计的灵感,善于用曲线来传达情感。沉迷于科技、材料和工序的他,创造出一个个让世界惊艳的作品,却从来没有因为高端的现代科技而失去创作的情怀、忘却传统手工艺的传承。这应该是除了“柔和极简主义大师”“设计鬼才”这些称号之外更重要的设计哲学了吧。

Q = INTERNI 设计时代
A = Marc Newson

Q:你来到中国之后,对中国的设计有什么感受吗?

A:这其实是一个有难度的问题。我是澳大利亚人,所以无论我去哪个国家,人们常问我这样一个问题:你对澳大利亚的设计有怎样的感受?但其实我觉得全球化让现代设计变得趋同,很难说这就是中国的设计或者这就是澳洲的设计,一切事物都会影响设计。同样,技术的发展使得文化的很多特性正在逐渐消失。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种遗憾,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在谈论手工艺,因为手工艺仍然保留着文化的特性。

▲ Kelvin40 是此次上海“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陌生风景”展览展出的作品之一,是马克·纽森2004 年创作的作品。这是一款集超前技艺、工业工程和未来主义设计于一体的概念化喷气式飞机。

接下来我会去北京和一些手工艺人见面,而这些手工艺是从几百年前就流传下来的,是只有在那个特定的地方才能完成的,我对此非常激动。但是就设计而言,它的优点之一就是它的国际化,可能是整个创意产业里唯一一个没有特定地域特征的。比如IPhone,它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发生变化,但如果你把眼光看向其他的创意领域,电影、音乐、时尚等就会因地域而发生变化。

▲ Lockheed Lounge 是一把完全手工打造的躺椅,以“创造一个流动的金属形式”为概念,银色的金属漆与完美的弧线使整个躺椅都别具迷幻色彩。它曾出现在麦当娜的大碟Rain、好莱坞大片《奥斯汀的力量》里。

Q:我们都知道你喜欢旅行,自然给了你很多灵感。那您常常关注的是自然和谐的一面,还是也会关注它可怕的一面?

A:哈哈,这是个好问题。其实我很多时候和其他人一样,关注的是自然和谐美好的一面。当然,能够见证它糟糕的一面也是很重要的。因为无论我们去到哪里,我们总会看见不好的一面,比如污染或是自然灾害等。

▲ Felt Chair 设计于1989 年,采用玻璃纤维材质,椅面的柔软曲线恰好能让一个人悠闲地靠坐在里面。这把椅子目前收藏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Q:那你能和我们分享旅行中印象深刻的或对设计有很大影响的事吗?

A:旅行是灵感的重要来源。在旅行中,你会遇见不同的人,感受不同的文化。我的工作其实是解决问题。客户给了我一些问题,让我帮忙做设计,比如旅行箱、手表等,这其实就是设计的挑战。但我常常会观察不同的文化里,不同的人是怎样用不同的方式解决问题的。无论何时,你去往一个不同的国家,可以看见人们解决问题的方式,哪怕只是很细微的差别,这是很有趣的。

▲ Embryo chair 是马克·纽森25 岁时为悉尼动力博物馆展览“Take a seat” 设计的作品。采用聚氨酯、铬钢、双向弹性固定织材料,不间断的圆弧线条模仿了母亲子宫内胎儿的形状。这是继Felt Chair 之后马克·纽森的第2 件座椅设计。两把椅子被设计界誉为世界十大最值得收藏的椅子。

Q:你的很多作品以对曲线的极致追求而闻名,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是贯穿在您那么多不同领域的作品中的?

A:也许这并不是关于完美曲线的问题。其实我对几何平衡有很强烈的感受,也非常笃信这一点。很多人往往看的是外在形状,这其实是个人观点问题。有人说这个好,也有人说这个不好。对我来说,这都能接受。但其实我相信从数学角度来说,一定有造型能够比另一种更完美。

▲ Extruded Chair 是马克·纽森材料运用的大胆尝试之一。这把椅子是从大理石的一个单块中提取出来设计制作完成。大理石材质的运用赋予了椅子新的设计语言和生命。

▲ Random Pak Chair 是马克·纽森设计的众多椅子中的一把。椅子材料采用镍金属,随机的形状充分展现了现代感。是马克·纽森对材料和工艺的一次尝试,也体现了他对设计的执着。

Q:是的。那么既然你提到会偏爱几何曲线,也许在这一方面,电脑是不是会比我们完成的更出色呢?

A:我常常使用很多的设计软件,这是全世界设计师沟通的媒介,所以我们不得不使用这些软件。但我能告诉你的是,电脑是不能帮助我们解决这个问题的,它只是一个工具。只有好好利用这个工具,你才能做出你想要的设计。但是电脑和设计软件是很难复制人类行为动机的。

▲ 限量版Hennessy X.O 的瓶身造型极致简化,用波纹状浮雕形式再现葡萄、叶子等传统装饰纹样。这些设计元素传达了X.O 独特的沉浸式体验。

▲ 由马克·纽森设计的Montblanc M系列书写工具,以全新美学概念,重新定义书写艺术。在保留传统的圆锥形笔身同时,笔身末端的半面设计,显得尤为匠心独具,是极致工艺的完美展现。

Q:您的很多作品是针对高端消费人群,很多都可以被称作艺术品。当然,我们也知道您加入苹果并设计了Apple Watch。对于艺术品和可以大批量生产的产品,您有偏爱吗?

A:实际上我没有偏爱,两者都是有价值的。解决问题是设计师的工作,而这两者只是不同的问题。昂贵到底意味着什么?我之前为路易威登设计过一款手提箱。也许人们会说:啊,这好贵。是的,它的价格确实是高的。但是你有没有和同类别的其他产品做过比较呢?如果你买了这样一款手提箱,你可以用一辈子,那也许它就并不贵了。

▲ LV 品牌新系列四轮拉杆箱RollingLuggage,设计和新材料的运用使得旅行箱重量减轻50%、容量增加15%,是“专为 21 世纪旅行者们量身定制”的旅行箱。

我不喜欢设计“垃圾”,不喜欢设计那些最终会被扔进垃圾桶里的产品。我喜欢做有价值的东西,即便它们的价格是偏高的,但是你可以保留很久,也许你还可以把它传给你们孩子。所以,尽管你刚买来的时候价格是不菲的,但是最后它们可能会变得“便宜”。当然,这样也是更环保的。

▲ 马克·纽森为澳航A380 客机设计头等舱。头等舱内部分成两部分,除了一般的单人独立空间,还多了公共活动区域,提供最舒适的飞行体验。

Q:您提到过从不分析自己的作品,但其实往往无法避免再次看到自己的作品。人是会变的,当您再次看到自己的作品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感受,会以设计师还是观众的身份去看这件作品?

A:这也是个有趣的问题。我从不对自己的作品做过多的思考,其实是因为我没有时间(笑)。我花更多的时间在新的工作上,花更多的时间思考未来。但这确实很有意思。因为我在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看到了Kelvin40,距离我上一次看到这个作品已经过去五年。当时我在看的时候就在想:“啊,我当时为什么这样设计呢?”当然,如果现在再让我设计的话,我可能是不会这样做的,这毕竟是我14年前的设计了。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基于当时可用的技术,两者一定会有相同之处。

▲ 马克·纽森设计涵盖领域广,Taschen米兰店铺设计就是他众多作品之一。整个店铺采用模块化系统设计,能够轻松调整以适应不同的布局。

Q:我最后的问题是,您对中国的设计师有什么要说的吗?

A:嗯,当然!那就是请多多花时间去研究如何做东西,去学习如何做,并且要和手工艺人们多多沟通交流。这真的非常重要,也许他们就是最后一代传承者了。

本文节选自《INTERNI设计时代》7&8月刊 Designing.


文字 / Venka
图片 / Marc Newson
编辑 / Nana
美编 / 九夏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