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I. The Magazine of Interiors and Contemporary Design

     

INTERNI专访 | 马特奥·西比克:以鬼马创意打败无聊

他热衷于探索无人涉足的领域,
保持旺盛的好奇心和想象力。
这位鬼马设计师的创意
总是带着童话般的奇幻色彩,
又仿佛枕边故事一般容易亲近,
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引人入胜。
对他来说,设计的终极目标
是为一成不变的生活带来快乐和趣味。

▲ 设计师马特奥·西比克行为搞笑、创意十足,总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

马特奥·西比克(Matteo Cibic)有着显赫的身世背景,他1983年出生于设计世家,叔父阿尔托·西比克(Aldo Cibic)是意大利孟菲斯集团的成员之一。马特奥·西比克先后求学于英国肯特艺术与设计学院(Kent Institute of Art & Design, UK)、米兰工业设计学院(Scuola Politecnica di Design)和意大利“ 构造”(Fabrica)设计研究中心。2006 年,他开创了自己的同名品牌和工作室,作品被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米兰三年展设计博物馆等知名艺术机构永久收藏。

▲ 西比克与Scarlet Splendour品牌创始人阿施施·博雅拉(Ashish Bajoria)和苏蔓·卡诺迪亚(Suman Kanodia)的合影。

如今,西比克和他的团队根植于意大利米兰和维琴察两地,为跨国公司、私人收藏家及文化机构开发创意产品。2014 年起,西比克与全球知名度最高的印度奢侈品牌Scarlet Splendour 携手,共同推出了7 个系列、80 多件产品,造型惊艳,充满宝莱坞的喜剧色彩。西比克将印度骨质工艺和镶嵌艺术运用到该系列的设计中,色彩对比大胆,强烈地刺激观众的感官。

▲ 亮相于2015 年米兰设计周的“香草轮盘”(Vanilla Noir)系列也是双方合作的主要产品,以意大利14 世纪的艺术为灵感,融合了骨木镶嵌等印度传统手工艺技法,2015年。

除此之外,童趣也绝不是西比克唯一的设计语言。他备受瞩目的“博诺托系列”证明浑融大气的奢华与民俗图腾的折衷表现也是他的拿手好戏,丝绒提花图案在胡桃木和黄铜的勾勒下越发显得经典又摩登。其中,索兰纽(Solanio)突出体现了西比克在材料与工艺方面的思考与探索。在本刊的采访中,马特奥·西比克从材料探索开始,与我们分享他的设计思考。

▲ “索兰纽”(Solanio)屏风,博诺托系列(Bonotto Edition),2016年。

Q = INTERNI 设计时代
A = Matteo Cibic

Q:你的设计中融合了丰富的材料工艺,你是如何实践这一创作环节的?

A:我喜欢打破产品功能属性与工艺表达的界限。我经常与技艺精湛的工匠一起工作,旨在发掘全新的技术表达方式。当传统工艺与新材料或先进的生产线相遇,我们所得到的不只是一个新产品,而是一种创造奇迹的新工具,它可以带来令人意想不到的形态与质感。

▲ “北方的纳努克坐凳”(Nanook of the North Seat),乍看让人摸不着头脑,实际上则是一款用金属、树脂和胶合板联合打造的金摇椅,带有一种奇妙的异域体验。“香草轮盘”系列。

▲ “玛尔东衣架”(Maldone Coat Hanger),与“北方的纳努克坐凳”材质相同,但西比克在这件作品中将奇思妙想发挥到极致,简约抽象的轮廓凸显出产品的精良工艺,反而激起了人们的好奇心。“香草轮盘”系列。

Q:孟菲斯集团成员、意大利著名建筑设计师阿尔托·西比克是你的叔父,你曾经在他位于米兰的工作室工作过。他对你事业发展的影响是什么?

A:我出生在维琴察,15 岁的时候第一次去米兰过暑假,就住在我叔父阿尔托家里,那时我才知道他是设计师。我喜欢待在他的工作室,在那里一天到晚都能见到世界各地从事设计的人,每天晚上他都骑着韦士柏(Vespa)摩托车带我去参加各种设计活动。

后来我去英国学习艺术设计,再回到米兰工业设计学院学习设计,之后就和叔父一起生活和工作。他鼓励我始终怀揣着一颗旺盛的好奇心,并对世界上任何关系中的事物都保持同理心。当然,他也为我个人的设计研究投入了大量的精神与物质支持,着力让我全力发展个人兴趣,使其成为我赖以生存的事业。

▲ 为了深入了解意大利画家乔治·莫兰迪(Giorgio Morandi)对瓶子的痴迷,西比克决定每天制作一个不同的瓶子,并由此衍生出了VasoNaso系列,2016年。

Q:你的设计作品散发着乖张诙谐、极富戏剧性的气质,比如“外星人仙人掌盆栽”和为伦敦SEED 画廊打造的“未来微生物世界”。你的灵感来自于哪里呢?

A:我十分喜欢从过去的事物中挖掘新的特性,并将它们塑造成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设计。那些来自于大自然的有机体是我创作的重要灵感来源,尤其是花花草草、动物形象和拟人的视觉符号。我花很多时间研究造物主如何“设计”植物和动物构造,它们都是我创作的原点。除此之外,观察工匠做活儿、查阅古籍文献也会给我带来极大的启发。


▲ “外星人仙人掌盆栽”(Domsai)是最能代表设计师本人特质的作品。

▲ “神奇的箱子”(Chest of Wonder)是西比克以传统旅行箱为概念发展而来的坐凳,以真皮工艺与木质结构相结合。

Q:你的设计语言极富个人色彩。那么,你最希望通过设计表达的是什么?

A:我希望设计可以打破无聊的世界,为人们带来惊喜、新鲜感和启发。我们的生活中到处都是标准化的建筑、产品和功能,感到无聊的人们只能通过网络中的虚拟世界来找到认同与慰藉。而越是这样,现实世界就越发的无趣。在这个死循环中,我希望设计可以解救那些“屏幕控”,让他们在现实世界中获得更加有趣而永恒的体验,至少不会随着按键转瞬即逝。

▲ Dermapoliesis是对未来微生物世界的想象,2017年。

Q:你年轻、有天赋、背景好,是整个创意产业的希望之星。对你而言最具挑战的是什么?

A:真正的创意不能局限于产品设计本身,而是对一套标准的再思考,它包括生产、销售和与客户的交流。对于一个大公司而言,离开舒适区是有一定风险的,但是一旦成功,它将收获不拘一格的产品和专属的供应链。我目前面对的挑战就是通过设计研究降低公司转型之后的风险。

▲ Dermapoliesis的展示现场,以一个怪诞科学家的实验室为叙事语境。

Q:你未来三年的计划是什么?

A:接下来,我将会有两个非常有趣的项目。其中一项,是关于乘坐飞机带来巨大污染的研究:每位乘客6 个小时的飞行时长会消耗大量的二氧化碳,约等于他日常生活一年的碳消耗总量。我计划通过设计呼吁人们减少乘坐飞机的次数,能用电话会议解决的就不要安排商务旅行,能在家周边游玩的话就不要去太远的地方旅行。在另外一个项目中,我将与科学家紧密合作,创造一种在家庭花园中就能生长出来的多功能材料,当人们想织毛衣、做煎饼、制造钢笔和灯泡时,直接在自家后院就可以获得原材料。(完)

▲ 为意大利电信集团(TelecomItalia Group, 简称“TIM”)设计的罗马总部大厦外立面,其中,三角形是主要的构成要素,有镜面肌理,也有彩虹般缤纷的色彩。白天,TIM大厦与湛蓝的天空融为一体。

▲ 傍晚的TIM大厦,将夕阳余晖折射出丰富的色彩。

▲ 夜色降临,建筑立面消失,“T”“I”“M”3个大写字母从3座塔楼中浮现出来,就像是静止在空中的花火。

作为新型生产方式的倡导者,西比克古灵精怪的创想为人们打破生活中的一成不变,也为设计的产业化发展带来一股新势力。2017 年,米兰设计界领军人物贝雅翠丝·楚萨迪(BeatriceTrussardi)称他为年轻潮流引领者:“马特奥·西比克以一种有趣而独特的方式生产和设计,所创造的家具更是充满想象力,就好像从另一个世界里跑出来的一样。”

本文来自《INTERNI设计时代》2018年4月刊 Foucusing.


采访、文字 / 刘雅羲
图片 / Matteo Cibic
编辑 / 木叶
美编 / 九夏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