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I. The Magazine of Interiors and Contemporary Design

     

专访 | 日耳曼思·奥密斯:凝固在玻璃中的缤纷旋律

冰冷生硬的玻璃在
日耳曼思·奥密斯的色彩世界里,
显现出不可估量的深度和柔软度,
透过它,你可以直接触碰到
渐变色彩的不同质感与肌理。

▲ 拉脱维亚裔设计师日耳曼思·奥密斯(Germans Ermičs)

国际主义风格盛行之后数十年,玻璃的冷漠与反乌托邦已植入人心,它是设计师理想世界中难以接受的材料,并逐渐成为人们“最陌生的日常”。而拉脱维亚裔设计师日耳曼思·奥密斯(Germans Ermičs)以魔术般的色彩渐变,为人们印证了生硬的工业材质与诗意的奇幻只有一步之遥:在两片玻璃之间夹入印有明亮颜色的透明薄膜,高温加热处理后薄膜与玻璃板黏合在一起,自然生成的效果比树脂材质更纤细。“玻璃很难有抚慰人心的那种舒适感,颜色在塑造它形体的时候也在诠释其意义。”日耳曼思解释道,“与其构思家具的造型,我总是从颜色开始思考,通过折叠、拉抻、旋转这些平面设计中不常见的模型制作手法,颜色也可以从扁平的二维世界里走出来。”

▲ “奥普瑞”(Ombré)系列的“红色黎明的薄雾镜面”(Red Dawn Misty Mirror)。

▲ “塑造颜色”(Shaping Colour)系列的“镜子”(Mirror)由玻璃和镜面制成。

今年1月份,日耳曼思被英国设计杂志Wallpaper*提名为“ 设计新生代”(The Next Generation Designer)。与很多富有天赋的年轻设计师一样,日耳曼思在接受正规的设计科班训练之前就已沉浸于天马行空的创想,并在行业内有着丰富的从业经历:2006年他分别在哥本哈根拉姆斯·科赫(Rasmus Koch)、巴黎罗伯特· 施塔特勒(Studio Robert Stadler)工作室进行平面设计工作,同时创办了立陶宛音乐与文艺杂志Veto。接下来的埃因霍温(Design Academy Eindhoven)对日耳曼思而言更像是一个自由的试验场,让他在思维、哲学和方法论的基础上重新审视设计,“ 塑造颜色”(Shaping Colour)最初始于那时的毕业设计,为其之后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2014年,日耳曼思在阿姆斯特丹创立了同名工作室,聚焦于平面设计、材料创新、空间感官的跨界融合。在接受本刊采访时,日耳曼思进一步阐述了其创意实践背后的想象与探索。

▲ “塑造颜色”(Shaping Colour)系列的“搁架”由蚀刻玻璃和蚀刻镜面制成。

▲ “塑造颜色”(Shaping Colour)系列的“操作台”(Console)由蚀刻玻璃制成。

Q = INTERNI 设计时代
A = 日耳曼思·奥密斯

Q:你对玻璃与镜面的早期探究与当下有什么不同之处?

A:2011年的毕业设计“等距的镜子”(Isometric Mirrors)使我着迷于镜面和玻璃这样的材质,并且越发地好奇那些可以改变材料感受的新方法。在之后的探索、研究与实践中,我的兴趣点延展至可以改变空间感知的物件设计,而玻璃与镜面作为空间中常见的材质是非常有潜力的,这就诞生了这两年的“塑造颜色”(Shaping Colour)系列:玻璃让人感觉又冷又平,所以我想用颜色来展示玻璃的深度和柔软度,这两点是玻璃从来没有被考虑到的特性。

▲ “塑造颜色”(Shaping Colour)系列的“矮桌”(Lowtable)由清玻璃制成。

▲ “矮桌”(Low table)有两种应用高度。

Q:请你结合自身经验评价创意实践中的合作关系。

A:我视合作是一种机会,也是一种学习。与不同的创意实践者共事,会给我和我的作品带来不同的语境、尺度和媒介。在荷兰摄影师龙科(Lonneke)的镜头下,我惊喜地发现自己作品中所隐藏的另一种意义。而与建筑师的合作,让我看到了自己作品的更多可能性:与格伦·赛斯特建筑事务所(Glenn Sestig Architects)合作的伦敦拉夫·西蒙(Raf Simons)专门店的玻璃装置是我第一次从建筑角度构思设计。最近为雷内·冈萨雷斯事务所(Rene Gonzalez Architect)创作的“ 迈阿密海天”(Miami Sea & Sky)则是根据当地的自然环境而定制的系列作品,去年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 in Miami Beach)上展出的“风暴餐桌”(Transient Storm Dining Table)是第一件单品,其深灰色的渐变参考了海上风暴猛烈而又转瞬即逝的现象。我们现在正在为这个系列发展更多的单品。

▲ “奥普瑞”(Ombré)系列的“蓝色黄昏镜面”(Blue Twilight Mirror)。

▲ “迈阿密海天”(Miami Sea & Sky)系列的“橘色雾霾玻璃”(Tangerine Haze)。

Q:你的创作方法是怎样的?

A:我擅长平面设计的语言,但始终坚持自己结构化的创作过程。起始于调研和材料实验, 以此推进造型的设计与材质的重构,并形成最终的设计作品。与其说是直觉或理性分析,不如说我的创作动力来源于强烈的好奇心和发自内心的渴望。

▲ “奥普瑞”(Ombré)系列的“绿色黎明镜面”(GreenDawn Mirror)。

▲ “奥普瑞”(Ombré)系列的“紫色黄昏镜面”(PurpleDusk Mirror)。

Q:你如何看待当下设计师的“材料思维”?

A:“材料思维”引导下的设计创新是我在埃因霍温设计学院学习时收获的。在那里,我们很少会将大把的时间花在电脑屏幕前绘制图形,而是直接沉浸在各种各样的材料中,通过观察、把玩、实验和应用来训练我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久而久之,我对物件造型的关注越来越少,创作总是开始于材料的研究。

关于未来,日耳曼思将开启天然石材的探究,用相同的方法挖掘石材不同维度的美。如果说坚守平凡铸就不平凡是他所擅长的材料创新技法,那么日耳曼思·奥密斯下一个挑战将是化腐朽为神奇。

▲ 伦敦拉夫·西蒙(Raf Simons)专门店的橱窗采用了“奥普瑞”(Ombré)系列的渐变玻璃。


▲ “风暴餐桌”(Transient Storm Dining Table)。


文字、采访 / 刘雅羲
图片 / Germans Ermičs,
Jussi Puikkonen,Lonneke van der Palen
编辑 / 看山
美编 / 晨曦

Share: